[理论] 张演钦:真正具备“山水精神”的画家怕是已经没有了

  山水画是我们祖先创造的非常高级的艺术形式,一直被我们引为国光。但是,时代发展到了今天,不宜再提山水画。


  首先,真正具备“山水精神”的画家怕是已经没有了。


  今天,画山水的人几乎已经没有“山水精神”了,因此不适宜再作山水画。古人画山水不是那么简单,拿起笔来就扫的。“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现在谁还媚道?媚俗而已;现在不是仁者乐,而是偷着乐。“于是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峰岫峣嶷,云林森眇。”古人是这样画山水的。现在谁还做得到?他也装模作样地焚香沐浴,可是,正如卢延光先生所言,现代人,已经被“三躁”(浮躁、急躁、暴躁)搞到欲火焚身,跳进北冰洋也冷却不下来;他也摇头晃脑吟句“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可是,现代人多是一肚子的颟顸、执迷,有的甚至男盗女娼。如此心态、修养、情感,断断不适合再画山水。


  其次,悲催的是:山水已死。


  上期专栏讲到,青山不再无古今。因为到处都是开山炸药包或“5A景区”铭牌,占山为王收你钱,本是土匪行径,开具的却是国家发票。中国人传统的山林之乐、丘壑之幽,不复得享。终南山据说有隐者,无奈轻易就被曝光。竭力营造假象,虽是满足一己之私,但如若蒙混得久,也可以栖息一时之人心,真以为生态恢复有望了。典型者无过于周正龙拍虎。就像男的对女的示爱,女的撒娇说你不要骗我,男偏说就是骗你的;女的嗔怒,男的赶紧嬉皮笑脸说就骗你一辈子。可是,现在媒介太发达,骗人一分钟都难上加难。山水已死,再无可疑。此时,还能画什么呢?画开山炸药包?画5A景区铭牌?画高铁隧道?可以画,但不再是山水,只能算“景象”,严谨说来,应该是“对象”。


  也许有人说:正因为山水画倡导山林趣味、丘壑精神,而我们时代最缺的便是心灵的宁静与闲散,故提倡山水画显得特别重要、特别必要、特别符合时代需求。


  也许又有人说:正因为大自然被百般蹂躏,再不行动起来,保护山水,那我们真是离末日不远了,山水画无疑可以提醒大家保护生态;也许还有人说:大自然的山水虽被破坏,但精神上的山水境界,却不能丢掉。山水,可以继续画下去、应该继续画下去!


  我承认,大伙说的都有道理。


  但这个时代不相信眼泪,更不相信道理。


  前段时间,就有人在报纸上说:当下提倡文人画不合时宜、反对提文人画。其逻辑和“当下不宜提倡山水画”是一样的。


  作者:张演钦(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理事)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