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亚洲艺术节联盟主席:艺术节就要解放艺术

  选择合适季节、选择新奇的场所和空间,别出心裁地演绎艺术,往往能使观众对艺术再生新鲜感,因审美场合的变换引发审美趣味的新变;能使观众在好奇心导引下,重燃对艺术的激情。这只是艺术节解放艺术的一个方面,不断挣脱束缚艺术的绳索,给艺术插上翅膀自由翱翔,让艺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正是艺术节的追求


  艺术节必定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写照


  一次电视台做我的访谈,主持人突然发问:“艺术是什么?”让我用最简练的语言表述,我未及琢磨,脱口而出:“艺术是一种品位,一种愉悦,一种情感方式,一种精神享受。”我知道与辞典上的科学界定相比,这样的阐释可能不完整不全面,但我自认为触摸到了艺术的核心与要义。由此我想到:“艺术节是什么?”


  如果循着上述思路延伸,那么艺术节就是一场精神聚餐,情感集会,愉悦分享,品位追求。艺术节是一个城市的集会与狂欢,通过艺术节这种特定的行为方式融合整个城市的各种元素,调动和焕发城市各个层面的光彩,丰富与提升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与生活内涵,使城市更具吸引力和包容性。


  城市是艺术节的发生地。任何一个艺术节如果抛开它生存所依托的某个城市,就会像柳絮像浮萍;飘荡的无根的艺术节是没有生命力的,而依托着某个城市生存的艺术节,必定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写照与文化折射,体现这座城市中人们的生活质量、情趣爱好、鉴赏水准以及组织秩序等等。所以,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艺术节都以举办城市命名,标记彼此的血脉相连。


  艺术节是一种特定的文化合成,一种民族文化品质的阐发,一种世界文化的融汇,一种文化嬗变的载体,一种新生文化的孵化器。


  “艺术就是教导我们生活得更好”


  因此我认为,艺术节最大的好处是解放艺术。所谓解放艺术,就是不把艺术节束之高阁、藏于深苑,而要拆除藩篱,把它推到大众中去,创造每个人都能体验都能参与都能享受艺术的机会。平时,或因经济的拮据,或因时间的排拒,或因兴趣的阻隔,艺术不能成为许多人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因艺术缺失显得艰涩沉重。当了15年爱丁堡艺术节总监的麦克马斯特爵士说过这样一句精彩的话:“艺术就是教导我们生活得更好。”艺术节把艺术的精灵释放出来,让她活跃在人们身边,活跃在城市各处,使大家的生活变得色彩斑斓、对生活充满憧憬。艺术节要创造一种氛围,让这座城市的人们,以及来这座城市做客的人亲近艺术、拥抱艺术。


  遥想上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爱丁堡艺术节创办之初,想来参加艺术节的演出方多于主办方的接待容量,于是一些演出公司就找了些废弃的旧舞台自己“秀”,边缘艺术节就此发迹。现在这一活力四射的艺术节甚至成了古老英国再造青春的象征。几乎在同一时期创办的奥地利布鲁根茨艺术节,由于没有合适的表演剧场,便在城镇的湖泊上搭建浮动的水上舞台。由此发展起来的艺术节,现在每年能获得1.7亿欧元收益。这样的探索与尝试,在我们自己的艺术节中也不乏其例。记得第二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时,我们把普契尼的《阿依达》搬到8万人体育场演出,大为轰动;三年后,我们又在同一场地上演情景歌剧《卡门》。这是歌剧的盛典,更是歌剧的普及,许多普通市民不但观赏了演出,而且参与演出。我们的艺术节演出,就像商业形态演变一样,正逐步从简单购买的消费发展到体验式消费。


  传统剧场不是艺术节唯一的选择


  世界各国艺术节都创意迭出,包括在演出场所方面另辟蹊径。传统剧场一不是艺术节唯一的选择,广场、湖畔、林间、社区等等,都是艺术可能的栖息地。去年我去参加澳大利亚帕斯艺术节,他们选的演出场地实在别具一格:西澳芭蕾舞团在半山坡一个天然的露天剧场演出,一边是绝壁、一边是悬崖,前面是一溜巨大青石板铺成的舞台,后面是阶梯式观赏台,一对对情侣或一户户人家在铺了毛毯的台阶上坐下,头顶繁星,远眺山坳间的万家灯火,近看青石板上的芭蕾表演,宛如天上人间。每年的帕斯艺术节期间,在这个特殊的山坡露天剧场演出14场芭蕾,票子总早早订购一空。


  今年,我们的艺术节在江南水乡朱家角安排了三场特殊场所的演出:一场在课植园的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间,上演实景园林版《牡丹亭》,这仿佛是汤显祖《牡丹亭》的复原与再生,柳梦梅与杜丽娘在美景如画的庭园里演绎生死恋;另一场是在朱家角水都南岸8000平方米的大草坪上,演来自美国的大地竖琴多媒体音乐会;还有一场,是谭盾为艺术节开幕专门制作演出的《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在古镇老宅,在隔岸相望的古禅院前,在波光粼粼的水泊之畔,将音乐、河水、古刹、老宅、演员、观众融为一体,人在画中、画在人中,人在水里、水在人里,把室外当室内、把室内当室外,把现实当梦幻、把梦幻当现实;及至演出结束,中外嘉宾登上挂着红灯笼的木船在小河港汊间摇曳离去……“今宵是何年”!


  这种对演出场所的颠覆、对艺术精灵的释放,某种程度上赋予了艺术更大的活力,是艺术节的匠心独运之处。选择合适季节、选择新奇的场所和空间,别出心裁地演绎艺术,往往能使观众对艺术再生新鲜感,因审美场合的变换引发审美趣味的新变;能使观众在好奇心导引下,重燃对艺术的激情。当然,这只是艺术节解放艺术的一个方面。创意无止境,不断挣脱束缚艺术的绳索,给艺术插上翅膀自由翱翔,让艺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正是艺术节的追求。


  陈圣来 (作者为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亚洲艺术节联盟主席)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专家谈张大千:传奇人生改写中国美术史

[理论] 百年文艺巨匠称号折射功利心态

[理论]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国美术奖·创作奖金奖作品欣赏

[理论] 贺荣敏:创作守望黄土家园 研究关注现代艺术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