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方增先: 艺术要有高度,要不然没有意义

  国家画院参展名家专访




——方增先访谈


采访整理:李东星


摄 影:岳增光


李:方先生,您作为中国美术界德高望重的一位老艺术家,对于中国国家画院组织推出的以强调“写意”为概念的大展,您是怎样理解的?


方:现在全国美展大都是年轻人参加,各地的年纪大的甚至一些中年的一些画家都不参加全国美展了,这应该要引起注意。毕竟现在的年轻人经过文革以后,中国早期的文化方面看得少了,了解得少了,用中国笔墨画的人很少了,很多作品内容还是不错的,形象也还可以,但是仅仅是根据照片磨出来的,这绝不是中国画的办法。全国美展已经处在一个要改一改的当口了,这是我的看法,要不然一直这样下去不行。要不然每四年一次都去追求那个东西,会把中国画引向另外一边。中国画之所以有高度,有品位,跟笔墨是有直接联系的。如果一张画有形象也有所谓的题材,但是没有很好的笔墨表达,等于一首歌没有音符一样。艺术最后还是要用艺术来说明,比如最简单的几根竹子、一束梅花,好的就是好的。当然人物画内容更复杂一点,但是也要有笔墨、有高品位。所以这次国家画院推出以“写意”为概念的大展,把艺术技巧的高度摆到前面,我感觉到这非常重要,这就给人家一个示范,艺术要有高度,这样才能代表国家,要不然就没有意义。


李:您觉得这个展览对中国画今后的健康发展具有怎样的意义?


方:一定会有意义。中国的写意水墨画,不管是花鸟、还是山水,到元明清以后,发展的路线是朝着高度走的,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文人画的发展也是这样,比如宋代苏东坡,他本身是个大文豪,他也画画,虽然对他来说只是个业余爱好,但因为才气高,画得也是相当不错的。到近代,像齐白石、潘天寿这一类画家,也画文人画,但严格意义上他们算不得纯粹的文人,他们本身不当官,也不写什么文章,就是职业画家。你看齐白石、潘天寿的画就会感到他的用笔是非常有分量的,每一点,每一根线都是非常讲究的,所以以齐白石为代表的画家在近代能把中国画推到那样的高度,的确很特别。


今后国家画院搞的展览,就是来发挥水墨画高度的技巧,高度的品位,高度的意境,这样出来的作品才能代表中国的东西。如果是普及的东西,比如说有民间剪纸,也代表中国,但精华的东西我看除了水墨画以外,找不到其他东西了。中国画在宣纸上一辈一辈地连下来,不断传承,如果不吃透它,就很难深入理解了。


我觉得国家画院可以做这个事。如果今后再做的话,时间可以适当放长一点,比如说两年一次,准备充分了,拿出来就是高精尖的东西。做出了品位,大家都会自觉地去看,慢慢的,大家也会更加认可国家画院,那么将来国家画院但凡做活动,大家就会相信一定是最好的东西。


李:有人说西方美术的引进对于中国画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您是怎样认为的?


方:从目前来讲,要将西方绘画拒之门外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客观现实。所以这个不管灾难不灾难,现实本身就已经这样了。早些年,除了跟苏联有联系以外,其他西方的东西都进不来,文革以后,随着改革开放,西方的艺术大量涌了进来,国内的大批年轻画家一哄而上去学习。这是一个必然的一个过程,要改变不可能,谁都阻挡不了,但是给我们中国画的冲击确实很大。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国内很多画家全力以赴研究西方现代的东西。说实在话,西方现代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也看不懂。年轻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仿了再讲,我年纪大了胆子小一点,但我当时也很有兴致,也下功夫研究了一段时间西方现代的东西,到世界各地去跑、去看,也仿了很多,但是还是搞得不大清楚太前卫的东西。我认识很多上海的中青年,到了法国、美国就去搞前卫艺术,并且不断给我们介绍那些东西,后来我心想,干脆把西方前卫艺术搬到上海来,把西方真正的前卫画家请到上海来,让中国人自己看看,一来可以破除迷信,看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神秘了,二来看的时间长了就看懂了,看懂了就不稀奇了。后来我有些看懂了,觉得和中国画完全是两个游戏规则,两码事,没有必要跟着所谓的前卫。前卫是另外一种状态,你尽可以搞你自己的。有人说架上绘画已经没有前途了,这个说法也是不可靠的,因为要人们欣赏么,架上绘画不可能消亡。所以我们受到冲击以后,很多人开始对中国艺术有一点缺少自信心了。


李:您意思是说有的人开始怀疑中国画到底好不好了?


方:是啊,中国画到底好不好?现在变成这个问题了,但是事实上中国画好的部分西方是无法比肩的,比方说毛笔的干湿运用、毛笔如何控制,西方人行吗?西方艺术的前卫、流行是我们中国画没法相比的,这样来看,好像我们中国画有一点占下风的感觉,但我觉得真正深入到中国画的里面去以后,从笔墨到意境,到画外意,原来一点都不亚于人家,不亚于油画也不亚于前卫艺术,两种东西,至少是大家各有千秋。这个东西中国是唯一的,你西方艺术有没有一种东西,从古代一直传到现在?没有,中国倒是有,中国画从宋代开始传到现在也差不多1000年了。


有时候看昆曲、京剧,,一招一式,一个动态,一个念白,一句唱腔……就是好,用不着怀疑它是不是好的。再比如说书法,想要懂它只有钻到里面去,临几年,才可能大体知道一点,这里边学问大的很。就像一盆高级的炒菜,师傅端出来以后,你吃一口,高级的就是高级,其中的味道为什么好只有你自己尝了才能体会到。所以有了深度的人他对中国画不会动摇。台湾、香港、新加坡,包括越南跟朝鲜的绘画和中国画都有一点关系,但根就是在中国,最好的东西是在中国。


有一个蛮懂得现代艺术的德国人,跟我谈天的时候就说:“我最不懂就是你们中国画”。


李:您是怎样理解“写意”这两个字的。


方:“写意”最主要的一种“意”,里面的含量,包含的一种艺术的感染力,一种浓度,一种对你的激情。


李:您身体看起来很单薄,画起来气势却是大的很那。


   方:呵呵,毕竟80岁了,自己很有数,还是要抓紧时间,我有时候鼓励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再多画一点吧。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