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王岳川:中国文化是


  王岳川书法作品


  守正创新与文化输出


  ———王岳川谈中国文化立场与文化身份


  编者按: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大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王岳川于2010年4月赴美进行了为期二十余天的“中国文化和艺术精神”学术巡回讲演,分别在美国华盛顿、纽约、哥伦比亚、亚特兰大、明尼苏达、芝加哥、丹佛等地的大学和文化机构发表《中国文化智慧的当代启示》、《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中国文化与中国艺术》等演讲。本刊就此主题专访王岳川教授,并将陆续刊发王岳川教授访美讲演的系列文章。


  文化输出与书法价值的发掘


  读书报:您很早就提出“发现东方与文化输出”两大文化理念,近几年的工作主要也是围绕这两方面,这次访美讲学之行,您对文化输出有了哪些新的体悟?


  王岳川:我先说一下访美的起因吧。十年前,我在国内提出了“发现东方”和“文化输出”,引起了学界的争论,这些争论后来引起了欧洲和美国的重视。2006年我受欧洲几个大学和文化机构的邀请,在欧洲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考察。那次欧洲之行给我的印象很深,但我明显感觉到欧洲还是比较中心主义的,东方刚健清新的思想传递到欧美,有一个漫长而曲折、甚至是充满了不可预知性的进程,但我还是矢志未悔,坚守并坚持推进这一浩大的文化工程。一个没有思想、没有提出新理论的教授,其思想影响往往非常有限;要成为公共空间的、甚至国际国内关注的学者,他一定要代表中国说话,有鲜明的中国身份和中国立场。一个学者必须有自己的立场,我最近出版的《发现东方》修订版,副标题就是“中国文化立场与文化身份”。


  随着中国作为大国的崛起,中国文化日益引起美国的关注。同美国大学师生的现场交流,纠正了西方中心主义对中国文化的误读与矮化,揭B了中国与东方文化在全球化时代对于全人类的启示意义。


  一方面,是美国现在对中国现代性问题有浓厚的兴趣,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神有了更多的上溯探索兴趣。这次美国发给我的访美讲学邀请涉及到将近20所大学,有时候一天讲三场。如果是十年前,美国会像大英帝国一样很自我中心地对中国文化说三道四,但这次他们静静地听我对中美文化差异和文化战略的看法,充满了兴趣。


  另一方面,美国有更为迫切了解中国文化的内在冲动。我这次访美讲演主要有几个主题:一是《中国文化智慧的当代启示》,将中国文化提升到对人类新世纪自然生态和精神生态危机解决和启示的高度;二是《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力求纠正西方人过去对中国的成见,像“************论”、“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负面的看法,同时促使我去研究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及其应具有怎样的形态。三是《中国文化与中国艺术》,这个题目看起来是一个中性的题目,但是我把它和一种人类生态美学的精神生态平衡联系起来。


  在我看来,美国对差异化的中国文化的兴趣正与日俱增,人们谈论中国和中国文化,关注中国的发展进程,渴望了解中国文化的基本价值,从中发现中国快速发展的奥秘。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存在巨大的差异,这一差异不可能通过一方征服一方臣服来达到平衡,而只能求同存异。事实上,世界实现现代化的途径和模式有多种,不仅仅有西方现代化模式,而且有中国现代化模式。中国现代性不可能是西方现代性的翻版,中国现代性将证明,它在文化观、价值观、宗教观和体制性等方面都是根植于自己悠久的历史文化。中国崛起正在改写人类历史,崛起的中国不再是一个边缘国家,而是一个正在参与改变世界的大国。


  中国的崛起已经使美国形成了一种期待视野,美国听众希望我能够讲清楚是什么造成中国崛起这一巨大的经济神话?这个经济神话背后有着怎样的文化底蕴和文化根源?中国一旦成为跟美国齐平的经济大国,将对人类作出怎样的文化承诺?中国文化究竟在何种程度上能够创生新的价值体系供人类遵行?可以说,欧美在中国崛起之后,需要一种跨国文化阐释的声音,一种来自学术团体具有广阔文化视野的声音,一种有着中西交流善良愿望的“互体互用”的声音。“发现东方”是一种跨文化跨国际的理念,“文化输出”是一种具体的文化实践,必须由中国人中的双语精英来做,他必须了解中国文化的根源,而且具有再创新自己思想的能力,才能有效地将中国文化的新世纪阐释传达给世界。


  读书报:这次美国之行,您作了关于书法艺术的讲演,在讲演期间也多次同中美两国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现场切磋书法,您是如何发掘书法在文化输出方面的价值的?


  王岳川:在美国的艺术院校演讲中,我谈论书法艺术比较多。这主要是中国艺术中,影视不如人,西方的大片已经彻底渗入;音乐不如人,朗朗能在国际上获奖,但我没有见古琴演奏家能有这样的国际声誉;我们的美术、建筑、文学在全球化的西方话语霸权中都不如人;只有一样东西,西方不如中国,那就是书法。所以我对书法的看法是,它一头担着中国几千年的文字和经史子集的意义;一头担着老年人的长寿和年轻人的修养性情。


  我认为,美国的行为艺术、波普艺术,被萨特说成是恶心的艺术,都应该加以清理。中国纸质媒介已经存在2000年,今天还能看到《三希堂法帖》中王珣的《伯远帖》,距今已经1600多年。欧洲油画也有500年的历史。而美国在1945年才开始执世界牛耳,既比不过东方大国2000年的纸质媒介,也比不过欧洲的布上油画,所以他们开始了调皮捣蛋的艺术,诸如行为艺术、装置艺术、政治波普、观念艺术等。这种偶然性的东西是对人类审美原则的践踏,是政治大过艺术诉求的东西。这导致了中国、韩国、日本、越南、朝鲜都是在追逐这种艺术,忽略了本国的文化遗产。但是今天,美国这丑陋的所谓前卫艺术使得艺术家短命———猫王在人均寿命82岁的当代只活了42岁,杰克逊只活了50岁!它告诉人们身体开始造反———不仅这种艺术是短命的,艺术家也是短命的。而在唐朝的人均寿命只有40岁时,书法家却表现出更强劲的生命力,柳公权活了88岁,欧阳询活了73岁,颜真卿活了78岁———还是被杀掉的。可见中国书法是更生态更人性的。我拿出一张宣纸告诉美国同行,这纸的寿命有1000年。我说你们摸摸看,宣纸为什么这么软?一,宣纸能够让墨色膨胀,一笔下去显出筋骨血肉,它是立体的,而西方的复印纸显出的是平面的。二,那些复印纸百年之后就碎了,而宣纸里面有筋,有藤条、竹纤维等使得纸寿千年。中国毛笔也很有讲究。笔管用的是竹管,竹管在中国有“虚心有节”的意思,同时有“笔格说”;笔毛用的是羊毫,羊在中国是吉祥物,羊大为美,羊美为善。墨是油烟墨,砚是亿年的老石,哈气可以成霜。中国笔墨纸砚是汇集了这么多天地自然之美,又这么朴素而和谐地连为一体,共同构成了中国的书法之美。这样一解释,西方艺术家觉得书法与文房四宝同样神奇。


  我告诉他们,中国的书法是跟文字紧密相关的。我们今天读孔子的书,“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学而时习之”,等等,不用翻译就能看懂。你们美国人或英国人,看不懂莎士比亚时期的古英语,更看不懂11世纪的古英语,而我们公元前5世纪的文字都能看懂,你不觉得我们的文化很神奇么?


  所以我的体会是,当我们把文化、艺术和语言紧密结合的时候,它构成了三个层次:语言在中国古代称为小学;文学在经史子集中称为集部;艺术也称为集部或子部。而书法艺术与画画不一样,它写的恰好是经和史的精粹内容。比如写“厚德载物”是《易经》;写“立己达人”是《论语》,写“浩然之气”是《孟子》,写“极高明而道中庸”是《中庸》。总之,与“十三经”、“二十四史”紧密相关。可以说,中国书法复兴的当代意义在于:其一,书法是汉字历史和人文意味的审美体现;其二,书法是经史子集的意义承担,促成中国书法文化的复兴;其三,书法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使者,全世界学习汉语的人已经达到7000万之多;其四,书法是青少年一代修心养性、老人健康长寿的重要途径。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