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美术界

  近日,有媒体关注到美术界愈演愈烈的炒作风潮,一如娱乐圈的炒作一样,美术界的炒作也是为了从“出名”中获得高身价,带来更多的社会收益和经济收益。但“美术”这个大众心中的“艺术”行业如今也不能免俗地被带进活色生香的炒作,令人感慨颇多。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本地几位艺术家,雕塑家潘鹤和画家周正良都坦承“这种现象在当下屡见不鲜”,娱乐明星是要博取掌声和利益的,而艺术家该考虑什么呢?


  潘鹤:


  娱乐才用来博取掌声


  面对画家靠炒作博名气、提身价的现状,著名雕塑大师潘鹤向记者吐露了他早年间在日本一次参展的经历,展览吸引了众多当地业界人士和普通民众,并获得好评。潘鹤一下成为全场焦点,与其拍照、握手的粉丝将其团团围住,旁边的一位记者随口说:“您好像明星啊!”潘鹤对这句话则非常反感:“明星?唱歌的有歌星、拍戏的有影星,我是跟泥巴打交道的,我是雕泥星!”“雕泥星”在广东话的谐音里是一句粗口,潘鹤借用这句调侃之言表达自己的不屑与不满。


  经过世事变迁如今85岁的潘老先生说:“娱乐是用来博取掌声的,而艺术是要考虑100年以后的事情。”


  周正良:


  真正的艺术家是有品格的


  广东画院专业画家周正良对于当下的艺术品炒作风直言不讳:“美术界这种现象屡见不鲜!”但他分析说,这并不代表所有的艺术家都放弃了信仰和品格,大多数是会画一点点的“江湖”上的人“靠后台、靠炒作”才掀起了这股风气。真正有真材实料的艺术家是很有分寸和度的。“无可厚非人人都追求过好日子,但真正的艺术家具备良好的艺术品格和社会责任感。”


  许钦松:


  艺术品价值与价格应相符


  现在市场上艺术品的价格并不完全等于价值,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提出“学术立院”的理念,其意就在于通过提高画家的学术、艺术、思想等多方面的能力来影响市场的风气和走势,使得作品的学术价值与市场价格相符。


  而对于实现这一目标,业界认为不仅仅是局限在艺术界和艺术家身上的事,很大一部分因素取决于整体国民素质的提高,艺术修养的培养,“民众的审美格调提高了,辨别能力增强了,不入流的作品生存空间自然会越来越小。”


  现象:


  不少艺术家挤进被包装的“选秀大军”


  日前,张大千晚年“泼彩”作品《爱痕湖》又破亿元大关,价格让人咋舌。其实,同很多天价卖出的画作一样,张大千的作品并非一开始就值天价,画作价值的一路升高,除了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还有很大一个原因是市场化的运作,而对于现代画家来说,其中最重要的运作就是对画家本身的包装和炒作。


  “画家也是被包装炒作起来的”,这在业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有实力、有绝活、有名师的人都成为画家经纪人包装的对象。一向被外界认为“清高”的“艺术家”们在今天则纷纷放低姿态,甚至削尖脑袋要挤进被包装的选秀大军中。


  画家“包装攻略”曝光


  很多画家的作品并非一开始就过百万、千万,而是通过经纪公司系统的包装积累的名气,于是金钱也会随之而来——某专门负责包装画家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了这一系列包装路数:


  参加画展:画家的曝光率靠的是参加各种联展,以提高画家在艺术品收藏者、爱好者中的“知名度”,到一定程度后,经纪公司还会为其策划个人主题展。


  出版画集:画家举办一些个展、参加一些高水平联展后,经纪公司会为其做一些画集。


  媒体采访:这是为了提高曝光率,画家本身或作品要有话题性、新闻性。


  拍卖高价:经纪公司有时为了抬高画价,会采用“故意”竞拍的方式,一幅画拍得高价,该画家的其他作品也将随之水涨船高。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