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从题材特征谈全国第11届美展漆画作品

  心 集——从题材特征谈全国第11届美展漆画作品 ■傅松华


  厦门美术馆参与和承担了第11届全国美展漆画、陶艺作品的评选和展出工作。本届大展的漆画作品就往届来说,观念新颖、视角多样、题材丰富,以各种形式反映出时代进步带来的新观念以及艺术价值的创新,并以独特的视角表现出新艺术风格。


  从漆艺制品中走出来的现代漆画艺术,至今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漆画还不能完全算是一个独立的大画种,处于绘画与工艺美术的交叉区域,创作中不仅需要绘画者优异的绘画能力,还需要一定的技艺上的功力,如刻、雕、堆、嵌、磨等手法。漆画以其主要材料大漆命名,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漆性材料,如石木、金属物、蛋壳、贝壳等参与其中,这种材料上的丰富性,带来了漆画特有的展示手法。这些都促就了漆画这一独特魅力的绘画类型勃发的生机。笔者就全国第11届美展漆画入选作品题材特征入手,对不同类作品的特色做一泛谈。


  一、写实性。这一类题材是所有绘画种类中最常见的题材,因其直接复制生活,因而具有创作和欣赏的广泛性。本次大展中这类题材比较多见,较多幅作品都非常具有代表性。作品《孔子语录》中,分别用三小幅图组成一整幅作品,选取以孔子在《论语·为政》中对人生不同阶段的自我评价:“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作为每一小幅的主题,并用三幅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像生动形象地描写出人生中三十岁到五十岁不同阶段的精神状态和风貌。作品《应届》也是一幅写实性佳作,该作品从社会角度对年轻一代所面临的现实问题进行了人文主义的关怀。这幅作品中布景、用色都很简单,画中人物为8个形态各异的年轻毕业生,他们身着厚装,带着行李,或立或坐于一片灰绿色的背景中,有人仰望天空,有人迷茫地看着远方,有人沉思,在各种形态和表情的刻画上真实而生动,身后一群鸟划过苍穹,出神入化地表现出了新一代大学生毕业后迷惘的心情,似乎也暗示着他们满负志气,学成而来,想要飞上蓝天,却像是鸟儿一样在灰暗中不明方向。近年来,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社会学家、教育家等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提议屡见不鲜,然而我们的艺术家也可以用绘画作为宣传手段,让更多人有所触动,参与到对大学毕业生就业的关怀中来。


  《父亲·母亲》是写实性题材的另一力作,这幅作品的写实性可从构图内容和思想内容两方面来谈。构图来看,整幅画就两个突出主题,两个相互凝望老人的侧脸,作品用斑斑白发、褶皱的皮肤、柔和平淡的眼神等将两个白发老人的面部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写实功力可见一斑。再从思想内容来说,从外部形象延展到内部,两位老人相伴走过一生,酸甜苦辣已经写在岁月谱写的歌里,那种凝望,既简单又复杂,既朴实又华丽,既柔情又坚毅,这种相濡以沫之情传达至深,似乎刻进了思想内部,写进了灵魂深处。


  二、抽象性。抽象性的题材往往通过作品的各种看上去不明显的造型凸显一种精神,这类题材大多受到后现代主义美术的影响,具有很深的思想性。在《殇》一作中,作者通过展示处于黑色中的残垣断壁,表现出地震后的一片凄凉、悲惨景象,画面中被断墙压在最底下的玩偶似乎象征着一种模糊的希望,但这种希望很快就被画面中大片的黑色调压抑下去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殇,一种国殇,深痛的记忆永存于心上,其主题表达的思想深义由此可见。


  再如作品《游戏》也是此类作品的代表之作,画面中是诸多个人物在做游戏的场景,人物的描绘色彩素淡、形象简单,在人物的背后浅浅地映出另一组游戏中的人形,地上长长的倒影暗示着一种人生景象,很多时候人看似在和别人游戏,在捉弄他人,其实是在和自己游戏,最终捉弄了自己,这幅作品的寓意也可谓是深刻之极。


  《大域容音》中,更是将抽象题材提升到一个高度。这幅画的构图完全抽象化,主色调运用黄、黑色,似乎构成了一个个造型,却又不是非常和生活中的具体事物相像,这些造型呈现出的流线型似如音乐发声的律动,具有线条和方向,富有生命的气息,如事物在一片广阔天地中得到了延展和永生,这大概就是这幅画所传达的思想。


  在另一幅抽象题材作品《表情》中,作者用形形色色的各种夸张表情图像构成了整个画面,无论在用色上还是塑形方面都颇具抽象色彩,多种人物表情的呈现、面部不同部位的突出以及色彩运用上的明暗对比等都似乎象征着人性的多重展示和人生不同阶段经历所带来的不同表现,“表情”丰富之深层思想可见一斑。


  三、衍生性。衍生性题材应该说是抽象性作品的变体,首先它是在抽象性的作品基础上形成的,唯一不同的是衍生性题材除了担负表现深刻的思想性,还具有一种衍生出来的寓意,是画内思想表现出来的画外之音,这里的画内画外指的是作品中的具体形象。作品《永恒的记忆》是把形象抽象化后表现了一种思想的深度,在这种思想深度的精髓中,又引伸出一层寓意。画面以偏暗的朱砂色占据了大部分,描绘出一片红彤彤的天空,与天相对的地面主要用了两个主体形象,一个是远处的石岩,一个是大片的草地,草地中一个断裂的树杈,划进天空的内芯磨砺成金色,凸显在红色的天空中。这幅景象表现的是昔日红军过草地之困境,虽然时过境迁,今日生活之幸福却是经历了沧桑而来,那块耀眼的金色强调着整幅画面色彩,如画龙点睛般,也似在提醒今天的人们,多少人曾经的付出,铸就了今天社会的安定和发展,历史长河中的人和事已随风而逝,而留下的记忆却是深刻的,精神是永恒的。


  《红岩》诠释出了衍生性题材的精髓,首先在画面的构图上具有很强的视觉张力,随之而来的是现实与抽象的对立与联系。除了一个鲜明的形象花蝴蝶外,其他都是红与黑的对立与融合,红岩映衬在黑色的背景下显得突兀,但二者色彩的过渡上却融合得相当自然,蝴蝶停留在红岩上表现出另一种色彩的进入,也引伸出另一层深义,世界上没有彻底的二元论,就如同红与黑不能主宰整个画面一样,也没有彻底的对立和冲突,进入和融合不仅是画面的色调,同时也是当今世界的主调。


  优秀的作品不仅吸引着观赏者的眼睛,还震撼着观赏者的心灵,作品不仅通过视觉形象展示,其所有的深义亦通过精神来传递,只有到了这一层次上,艺术创作者和艺术接受者获得了共鸣。诚然,艺术从来就不是谁能定型或定论的,笔者仅就全国第十一届美展其中几幅入选作品的题材特征做一简要的分析与论述。漆画这一体裁正走在自身发展的道路上,焕发着青春与活力,每一幅作品都描述着作者的心路轨迹,凝结着作者的心思与创意,也就是所有作者心的集合。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