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民间艺术怎样摆脱“人亡艺绝”窘境

  “生命记忆”消失速度惊人 传承保护面临多重困难


  民间艺术怎样摆脱“人亡艺绝”窘境


  “你知道邵阳滩头年画吗?一位钟姓的传承老人今年过世了,滩头年画也就随之消失了。你说,谁能拯救这些草根性的民间手工艺啊?”说到民间手工艺保护,湖南省长沙市一家知识产权咨询公司负责人曾庆琳感慨万千。


  近日,曾庆琳专门向湖南省政府法制办递交了一份名为《湖南省民间手工艺促进办法》的立法建议书,请求湖南省政府以立法的形式来加强对民间传统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民间艺术消失速度惊人


  和曾庆琳一样,邵阳市群艺馆原馆长覃保来也是一位关注民间艺术抢救保护工作的热心人士。作为一位民俗文化学者,他从1981年起开始从事民间艺术抢救工作,20多年来跑遍了整个邵阳地区。


  湖南省隆回县滩头镇是湘西南资水河畔的一个古老小镇。漫山遍野的楠竹、清澈见底的溶洞溪水和古朴淳厚的民风,孕育了中国民间工艺美术珍品———滩头年画。


  据覃保来介绍,滩头年画是湖南省惟一的手工木版水印年画。从明末清初到民国初年,滩头年画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美术风格:艳丽、润泽的色彩,古拙、夸张、饱满、个性化的造型方法,纯正的乡土材料和独到的工艺,使作品具有浮雕一般的艺术效果。从造纸原料的选择、纸张的制造、刷底,到刻版、7次印刷、7次手绘,一张滩头年画的生产需要经过20多道工序。从手工造纸到年画成品都在一个地方生产,这在全国年画制作中极为鲜见。


  滩头年画分为神像、寓意吉祥、戏文故事三大类。无论是门神、故事或是祝福吉祥等内容,都在小小的年画上演绎得淋漓尽致。现存的四十多个品种,如《老鼠娶亲》、《秦叔宝》、《和气致祥》等等,成为了见证历史、传承文明的重要载体。


  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和自身存在的缺陷,滩头年画走向了消亡,家家户户贴年画的辉煌场景已成为遥远记忆。现在,在滩头苦苦撑持着这一民间艺术绝品的老艺人高腊梅、钟海仙夫妇已年近八十,而他们的子女和后人却无人来继承这一手工技艺。


  覃保来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普查的时候,邵阳还有100多种民间艺术。到2002年,按上世纪80年代的普查线索去找,原来登记注册的366个艺人只剩下57个,民间艺术只剩下26种。2004年,又有7种民间艺术因为老艺人去世而只剩下了物质陈列品。


  重申报轻保护观念亟待改变


  “虽然国家和省市早已制定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相关政策,但要引起重视并不容易。”覃保来对记者说。


  为了提高对民间艺术的感性认识,6年前,覃保来还做出个“非常举动”。那是2003年春节,覃保来把11位民间老艺人带到邵阳市委常委会议室,给市领导现场表演这些民间艺术。领导们看了之后顿觉惊奇不已,发现邵阳地区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民间艺术,而这些东西稍加开发即能够带来经济效益。但由于这些老艺人都年近古稀,没有经济来源,后来市政府想了各种办法,对8位老艺人进行重点保护,每个月给他们500元钱,让他们带徒弟并传授艺术。


  “民间艺术有个特点,都是口口相传,没有文字记录。拿邵阳的‘花瑶挑花’来说,一个女孩子从7岁就开始挑花,她没有文化,不认识一个字,绣上去的东西也没有描图,就是靠脑子想的,而她这点记忆也就是她母亲教给她的。要把这些东西保存下来,环境很重要。过去,每个女人都会挑花,现在她们出去打工了,她们的小孩也没人教了。”覃保来说。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邵阳市先后向国家申报了十几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立项,该市文化局还专门成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但由于缺少专门的经费和人员,中心的工作举步维艰。目前全市涉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经费还是从其他经费中挤出来的3万元。


  “我们也多次向有关部门打报告,请求多拨些款项来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但有的领导认为,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要保护这些遗产,所以财政不好单独就此项目立项拨款。”覃保来认为,地方政府部门的一些人存在重申报轻保护的观念。


  立法保护民间艺术是否可行


  “对民间艺术的保护不是几个人和一两个部门可以做到的,必须通过立法发挥各部门的合力。现在滩头年画面临着消亡的危险,并不是单单这一个民间艺术的遭遇,而是整个民间艺术的共同遭遇。”曾庆琳感叹道。


  在获悉湖南省政府法制办10月份发布的“关于向社会公开征集2010年度政府立法项目和立法计划编制听证会代表的公告”后,曾庆琳根据平常积累和调研,专门向湖南省政府法制办递交了一份名为《湖南省民间手工艺促进办法》的立法建议书,请求湖南省政府以立法的形式来加强对民间传统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曾庆琳认为,在引导和扶持方面,政府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比如,给民间手工艺者颁发确认证书,这不只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肯定和号召,同时也是一种责任,使得手工艺者及其继承人觉得这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同时,还可以给予资金扶持,给予市场开放、税费优惠和市场的优先进入等政策扶持。


  “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靠艺人的口传身授,靠传承人的天赋、感悟延续下去,这个性质决定了我们要保护的就是人。”覃保来建议,立法时可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根据需要可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项资金,用于对具有重要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传承活动的补助或资助等。


  “在立法中还应规定防止对民间艺术的过度开发滥用。”覃保来对记者说,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带动当地的旅游市场,也推出过一些民间艺术,但由于太过商业化,这些民间艺术已经失去了原生态的味道。


  “这些做法表面上看是保护,其实是在滥用民间艺术,把原本很原生态的民间艺术变得面目全非。因此,这些做法也应立法制止。”覃保来说。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