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艺术家要重视传统文化 当代艺术不能缺中国味

  康有为在上世纪初曾数次表达过一种理想——用写真来改造日益衰败的中国近世绘画;徐悲鸿身体力行地用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绘画,呼应康氏之理想。然而,一群艺术家觉得,历史并不在他们的蓝图上行走,很多艺术作品已经忽视了传统,忽视了中国的文化背景。2009年11月6日,坐落在北京一号地国际艺术区的铸造艺术馆即将迎来名为“与上文相关——当代绘画作品展”。本次展览邀请到陈淑霞、季大纯、黄峻、刘野、常进、靳卫红、沈勤等二十位中国当代最为活跃的艺术家参展。届时,油画和水墨画并置同一空间,共同探讨艺术与中国文化的关系,承担表达“当代性”的任务。


  中国当代艺术家勿忘中国文化身份


  本次展览策展人靳卫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曾经有一个中外艺术展,但看完画展,很多人都很疑惑,他们觉得在这个画展中,无法辨别出哪些是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哪些是外国艺术家的作品。靳卫红觉得,虽然油画原本是从西方传来的,但是油画在中国的环境中成长,就应当区别于其他国家油画,这才正常。她与参加这次展览的画家们都意识到,已经有一些人忽视了传统,忽视了自己所处的中国文化。靳卫红表示:“近二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已发展出了自己的脉络,受到世界范围的关注,正在试图随着经济的发展摆脱文化边缘的身份,但是同时,它也显现出极为薄弱的价值基础。中国传统文化突然之间,变成一个对我们可有可无的东西,一旦出现,它又常常是表面的和符号化的。”靳卫红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个艺术家深思的问题,“艺术是环境的产物,忽视了自己成长环境的艺术是没有说服力的。”因此,她策划了这个画展。


  水墨画、油画并列呈现中国元素


  在这场绘画作品展中,油画和水墨画一起陈列在同一个空间。靳卫红认为,水墨画在当代的语境当中已延伸出新的含义,水墨画不可避免地受到现代化的诱惑。一些水墨画只保留了纸、墨作为一种材质的价值,而其文化内涵已被篡改抽离;油画,经过一百年在中国的发展,也早已不是画布和油彩的材料概念,作为一种异质文化,它在本土必然与传统“相撞”。在靳卫红的参展作品中,她运用传统的水墨画手法画出了一个女人,但画中人的神态、动作却十分现代,她裸体站立,双目平视。靳卫红说这幅画传达了当代人生活中的孤独感。这幅画保持了水墨的趣味,也传达出当代人的感受。而在这个展览的油画作品部分,陈淑霞、季大纯、黄峻、刘飞、王长明、余友涵等人使用了油画的技法,同样画出了当代中国人对现实生活的种种感受。靳卫红认为,在“艺术身份模糊”这个问题上,油画比水墨画更为严重:“油画是西方的,如何用油画来反映我们自己与中国文化的关系,正是大家在思考的。”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