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参赛作品里究竟有多少“水分”?

  关键词:作品造假 诱惑 王国维 书画大赛 一稿多投 卖奖 猫腻


  参赛作品的造假,是由来已久的事情。在名与利的诱惑下,书画家们没有干不出来的事情,问起参赛和获奖作品里面究竟有多少水分?可以说谁也难以说得清楚!但是,说起其中的故事来也真的令人啼笑皆非,妙趣横生——


  我认识一位“获奖专业户”,半生练就一幅字——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这幅字,要算起来已是他30余次获奖了!他曾经自豪地说:“我这一辈子‘吃倒’王国维了!”这幅字,第一次获奖的时候是在15年前的那次“国展”中;第二次是在中国书协与地方合搞的大赛中获奖的;紧接着,他用这幅作品不断参加各地搞的书画大赛,不过是在形式有所变化而已。


  我曾经问过他:“你一次次用同一内容的作品参赛并一次次获奖,不会被人发现么?”


  他说:“我也不清楚!我想这样‘一稿多投’的现象也不止我一个。当然,象参加国家级的‘届展’也只能一次,因为这是全国关注的,下一届就不能再用这一幅了;象中国书协的单项赛以及各地搞的书画大赛都可以用。况且,又没有规定不准一稿多投。”


  “你为什么就练这一个内容呢?”我问他。


  “写顺手了!就这些字,我研究得透哇!”他笑着说。


  这让我不由想起一位美籍华人给我讲的一个故事来:有一位华人在美国办企业,生意做得很红火。他经常在处理报销的票据时用毛笔签字:“同意”,“不同意”。这五个字,他写了大半辈子,而且写得非常漂亮!美国人就把他誉为中国最大的书法家。


  前几年,我还认识一位老书法家,此人五岁开始练字,临遍了古今名帖,也形成了独有的风格。此人生前曾当了近二十多年的“替写”——专门替参赛作者写字。这个专业户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替写的作品入选了多少钱,获奖了多少钱,包括获几等奖,在哪一级获奖,都有明确规定。他把这个行当,当做生意来做的。他替多少人获过奖?有多少人靠他的作品敲开了中国书协的大门?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不计其数!”


  窥一斑而见全豹!由此可见获奖者和入展者里面的水分究竟有多大?!谁又能分得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说到代写作品,是个长期存在的问题。近年来评委们就先后在九届国展,第二届青年展,“妇女展”,“老子展”中多次发现造假作品。


  其实,要分清真假也并不难。近年来就有一个好的做法:把一幅作品的多个作者,一起请来现场书写,立刻就见分晓。记得在2004年国际孔子文化艺术节时,我们曾举办过一次全国的书画大赛,在参赛作品中我们就发现四幅作品同出一辙!我们采取的办法是,把四位作者同时请来现场书写,结果有三个“南郭处士”“请假”没来。


  再说到拿钱买奖,其实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在第八届国展前,解放军某部就拿出180万元给某书协为其培训参赛作者,条件是:把作者培训到能获奖为止。


  至于说:卖奖,评委之间那些猫腻,形式的多样化,创新化,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参赛作品的造假,不仅书法界有,美术界也有,这其中的水分究竟有多少呢?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全国美展评选存在严重“圈地化”

[理论] 邵大箴:童乃寿的中国画志在拓展与创新

[理论] 中国画写生的当代意义

[理论] 詹建俊:油画艺术创作 风格即人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