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劝劝“京归”(画家的北漂一族)

  “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这句话,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它是用来形容一些人上了大学或者“留洋”之后,一年比一年傲慢,最后连生他养他的爹娘也看不起了!奇怪的是:这麽多年过去了,在我们的书画艺术界这种现象还依然存在,而且还相当严重!


  有些“海归”就不用说了:漂洋过海学了几年美术,就自认为已是学贯中西的大艺术家,“级别”自然是世界级的了,你们中国人怎么能与我比?笑话!傲慢得已“不知何处是他乡”,说话的腔调,走路的样子都变得让人分不清他为何物了!那画吗,也自然画得让中国人看不懂了,不然,那还叫“海归派”吗?


  不说“海归”了,就说这“京归”,也傲得忘了自已的原型。所谓“京归”,是近年来中国书画界的一个流派(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个流派),说白了也就是:北京之外的“书画家”,拿上几万块钱跑到“大北京”投奔某著名书画家办的所谓“高研班”,“精英班”,或者是“工作室”,学习一小段时间,便一跃成为“高研班”,“精英班”的“高研”,“精英”和“入室弟子”,吹牛的资格也有了,骄傲的资本也有了,名师也有了,有的还弄到中国美协,中国书协的会员证了。再回到出生的地方,往高岗上那么一站,身份就大不一样了——“京归”!这下,可了不得了:从北京来的!首先是说话的腔调变了,变得一口“京腔”;然后是语气变了,变得说话带有指导性了;再然后是“画风”变了,变得让同行不知咋回事了!


  几天前,我去山东泰山时,就巧遇一得意忘形的“京归”:本地人。几年前我曾接触过此人。那时,我感觉他很老实,画也画的佷老实,按部就班地学传统功夫。可这次见面,他象换了一个人。当时,给他“接风”的还有他的几位书画界朋友。出人预料的是,他当场就居高临下的用指导性的口气对同行们说:“我如今与你们不同了,我是著名画家的‘弟子’了!今后的身份也不一样了呀!你们吗,也应该好好习画,将来也会跨进‘大家’行列的!这是我对你们这帮人的唯一要求和希望!......”。


  聆听他的这番对同行的教诲,我真的有点坐不住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和耳朵,我还真以为他是中国美协,中国书协的主席,或者是徐悲鸿,齐白石,李可染呢,可我戴上老花镜凑过去仔细一看,这不还是他吗?这地方也不是北京呀!这让我再次不敢相信自己了:你说,这好好的一个人,一进京学了几天画,咋就变了呢?而且,变得得意忘形了!


  本来能进北京深造,是个好事,北京毕竟是人才荟萃的地方,在那里起码能跟不少艺术高手相互交流,切磋技艺,学到不少东西,视野也会更加开阔。有些人在北京深造后,也的确在技法上有了长足地进步。但也有些人不仅没学到什么艺术,反而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目中无人,得意忘形!


  不过,对这样的得意忘形的“京归”,我想奉劝几句话:当你得意即将忘形的时候,最好用体温表测一下看看是否发高烧?如果是,那就用冷水猛泼一下脑门清醒清醒,然后照照镜子,看看还是不是自己?或者对照一下身份证,看看你是不是张大千,徐悲鸿,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吴冠中?也可掐掐自己的大腿感觉一下疼不疼?再不然,就干脆脱去衣服左看看,右看看,上下都看看,还是不是原来的自己?这样做了,你也许不会忘记你是谁?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