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走出“大家”

  在不少画廊里,我常常看到有不少“高仿作品”,确实仿得很高,有的比原作还要好!有的还被“大家”廉价买回家,署上了自己的名字,买上了好价钱,这帮了“大家”的忙!我实在想替“大家”三鞠躬后说声“谢谢”!


  “谢谢你们为我们的“大家”开辟了一条既省力,省事,又赚大钱的途径!”


  不过,我想不通:“自己的东西”那麽好,为甚麽要替别人署名?为什么就不能郑重地署上自己的大名呢?这是多么悲哀又委屈的事情!


  当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名人社会”,盛名之下,方能财源滚滚,生意兴隆!名,比作品更重要!无名小卒,即便作品再好,也无济于“丗”!我对“高仿者”,特别理解!历史上许许多多“大师”也有这个过程:书圣王羲之最初仿卫夫人的书体,而且仿得很高。后来,他又博仿了张芝,钟繇,蔡邕,粱鹄等书法家的作品,但是,他没有署过这些人的名字去忽悠社会,忽悠买主,而是从“大家”堆里走了出来,一直走到了“书圣”的位子。假如,他一直署着别人的名字,中国历史上便没有了王羲之这个“书圣”!张大千也是举世闻名的造假高手,他仿石涛和尚的山水可以乱真,就连他的老师也给“蒙”了过去!而他,最终也脱颖而出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大千之路”!还有宋代的欧阳修,苏,黄,米,蔡虽然都受过颜的影响,但各有所取,形成了各不相同的艺术风格!


  我认为:作为书画家,必须要去“邯郸学步”——要忘了自己,最好也别学会“邯郸人”走路的样子。但是,在这困惑中一旦举步,哪怕是很小的一步便是一个了不起的超脱!就像赵本山留上了陈佩斯的秃头,陈佩斯戴上了赵本山的帽子,这是一种“改革开放”,令人耳目一新!这一步,说不定就是你的特色。纵观古今那些名垂千古的艺术大家,都各有千秋:唐代“画圣”吴道子的“吴带当风”的线描;明代陈老莲的“曹衣出水”描法;五代董源的“披麻皴”;北宋范宽的“雨点皴”;郭熙,王诜的“云头皴”;南宋李唐的“斧劈皴”等等都有各有特色!


  放眼当代书画大师的后代们,能成为大师的却很少。一条关键的因素,就是学上代人的东西学得太死,亦步亦趋,不敢越雷池一步!就像一个婴儿,离开大人的搀扶便不会走路,一味仿下去,就永远没有自己的出路。书画大师刘奎龄之子刘继卣也是书画大师,原因是:他从父辈的艺术之路上“分道扬镳”了。比如在今天,你仿“二王”的作品,即便仿得与二王一样,也成不了今天的“二王”!再好,也是人家的东西!就如今天有许多书法家仿启功,欧阳中石,舒同,武中奇,李可染,傅抱石,张大千,齐白石等人的作品,仿得很高!但是,再高你还不是这些人!你依然是你——“无名小卒”一个!任何一个“大家”,都应有于众不同的风格,比如:你的作品,无论在何地出现,你不需要署名落款,一看就知是你的东西。当代往往有许多人的作品,假如不署自己名字,而署上谁的都可以。书画市场上,有很多不署名的作品,可以买回去随便署名,署上谁的就是谁。


  我认为: 一个书画家,如果想成为“大家”,首先要从“大家”的“体”中脱胎而出,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也属于未来的艺术之路,最终才能走进“大家”的行列里。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明代书画交易收藏市场中的江南士族与徽商

[理论] 中国书画笔墨的妙法

[理论] 黄宾虹书画的艺术价值及鉴定(上)

[理论] 山水画家的历史责任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