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中国画的文房四宝

  文房四宝


  【释义】 俗指笔、墨、纸、砚。


  【出处】 宋·梅尧臣《再和潘歙州纸砚》诗:“文房四宝出二郡,迩来赏玩君与予。”


  【示例】 天子被逼不过,只得命取绝笔。奶子随即取捧过~。(明·施耐庵《水浒传》第八十一回)


  【近义词】:文房四士


  【语法】:偏正式;作主语、宾语;指笔、墨、纸、砚


  旧时对纸、墨、笔、砚四种文具的统称。文房谓书房。北宋苏易简著《文房四谱》,一名《文房四宝谱》,叙述这四种文具的品类和故实等。这些文具,制作历史悠久,品类繁多,历代都有著名的制品和艺人。如安徽泾县(原属宁国府,产纸以府治宣城为名)的宣纸,歙县(原为徽州府治)的徽墨,浙江吴兴(原为湖州府治)的湖笔,广东高要(原为肇庆府治,古名端州)的端砚,以及与端砚齐名的歙县(原歙州府)的歙砚,国内歙砚较为专业的网站 www.sygtx.com


  实物文房四宝  湖笔、徽墨、端砚、宣纸为文房四宝之上品。 


  中国书法的工具和材料基本上是由笔、墨、纸、砚来构成的,人们通常把它们称为“文房四宝”,大致是说它们是文人书房中必备的四件宝贝。因为中国古代文人基本上都是或能书,或能画,或既能书又能画的,是离不开笔墨纸砚这四件宝贝的。


  "文房"之名,起于我国历史上南北朝时期(公元 420-- 589年),专指文人书房而言,以笔、墨、纸、砚为文房所使用,而被人们誉为“文房四宝”。文房用具除四宝以外,还有笔筒、笔架、墨床、墨盒、臂搁、笔洗、书镇、水丞、水勺、砚滴、砚匣、印泥、印盒、裁刀、图章、卷筒等等,也都是书房中的必备之品。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文房四宝多为清代名师所作,皇家御用,其用料考究、工艺精美,代表了我国数千年来文房用具的发展水平和能工巧匠们的创造智慧与艺术才能,是文房用具中的瑰宝。


  在林林总总的笔类制品中,毛笔可算是中国独有的品类了。传统的毛笔不但是古人必备的文房用具,而且在表达中华书法、绘画的特殊韵味上具有与众不同的魅力。不过由于毛笔易损,不好保存,故留传至今的古笔实属凤毛麟角。


  【笔】


  最早的毛笔,大约可追溯到二千多年之前。西周以上虽然迄今尚未见有毛笔的实物,但从史前的彩陶花纹、商代的甲骨文等上可觅到些许用笔的迹象。东周的竹木简、缣帛上已广泛使用毛笔来书写。湖北省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发现了春秋时期的毛笔,是目前发现最早的笔。其后,湖南省长沙市左家公山出土的战国笔,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甘肃省天水市放马滩出土的秦笔,及长沙马王堆、湖北省江陵县凤凰山、甘肃省武威市、敦煌市悬泉置和马圈湾、内蒙古自治区古居延地区的汉笔,武威的西晋笔等都是上古时代遗存的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古笔的品种较多,从笔毫的原料上来分,就曾有兔毛、白羊毛、青羊毛、黄羊毛、羊须、马毛、鹿毛、麝毛、獾毛、狸毛、貂鼠毛、鼠须、鼠尾、虎毛、狼尾、狐毛、獭毛、猩猩毛、鹅毛、鸭毛、鸡毛、雉毛、猪毛、胎发、人须、茅草等。从性能上分,则有硬毫、软毫、兼毫。从笔管的质地来分,又有水竹、鸡毛竹、斑竹、棕竹、紫擅木、鸡翅木、檀香木、楠木、花梨木、况香木、雕漆、绿沉漆、螺细、象牙、犀角、牛角、麟角、玳瑁、玉、水晶、琉璃、金、银、瓷等,不少属珍贵的材料。


  【墨】


  给人的印象似稍嫌单一,但却是古代书写中必不可缺的用品。借助于这种独创的材料,中国书画奇幻美妙的艺术意境才能得以实现。墨的世界并不乏味,而是内涵丰富。作为一种消耗品,墨能完好如初地呈现于今者,当十分珍贵。


  在人工制墨发明之前,一般利用天然墨或半天然墨来做为书写材料。史前的彩陶纹饰、商周的甲骨文、竹木简牍、缣帛书画等到处留下了原始用墨的遗痕。文献记载,古代的墨刑(黥面)、墨绳(木工所用)、墨龟(占卜)也均曾用墨。经过这段漫长的历程,至汉代,终于开始出现了人工墨品。这种墨原料取自松烟,最初是用手捏合而成,后来用模制,墨质坚实。据东汉应劭《汉官仪》记载:“尚书令、仆、丞、郎,月赐愉麋大墨一枚,愉麋小墨一枚。”愉麋在今陕西省千阳县,靠近终南山,其山右松甚多,用来烧制成墨的烟料,极为有名。


  从制成烟料到最后完成出品,其中还要经过入胶、和剂、蒸杵等多道工序,并有一个模压成形的过程。墨模的雕刻就是一项重要的工序,也是一个艺术性的创造过程。墨之造型大致有方、长方、圆、椭圆、不规则形等。墨模一般是由正、背、上、下、左、右六块组成,圆形或偶像形墨模则只需四板或二板合成。内置墨剂,合紧锤砸成品。款识大多刻于侧面,以便于重复使用墨模时,容易更换。墨的外表形式多样,可分本色墨、漆衣墨、漱金墨、漆边墨。


  【纸】


  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曾经为历史上的文化传播立下了卓著功勋。即使在机制纸盛行的今天,某些传统的手工纸依然体现着它不可替代的作用,焕发着独有的光彩。古纸在留传下来的古书画中尚能一窥其貌。


  在纸张发明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是采用什么来作为记事材料的呢?根据文献和实物资料,最早的人们是采用结绳来记事的,遇事打个结,事毕解去。后来又在龟甲兽骨上刻辞,所谓“甲骨文”。在青铜产生以后,又在青铜器上铸刻铭义,即“金文”或“钟鼎文”。再后,将字写在用竹、木削成的片上,称“竹木简”,如较宽厚的竹木片则叫“牍”。同时,有的也写于丝织制品的嫌帛上。先秦以前,除以上记事材料外,还发现了刻于石头上的文字,比如著名的“石鼓文”。


  一般人们皆知,纸是在东汉由蔡伦发明的。但近年的考古发掘,却对此提出了疑问。随着西北丝绸之路沿线考古工作的进展,许多西汉遗址和墓葬被发现,其中也不乏纸的遗物。这些右纸均据其出土的地点而被冠名。


  从目前出土古纸自身的年代顺序,可以分别排列为:西汉早期的放马滩纸,西汉中期的灞桥纸、悬泉纸、马圈湾纸、居延纸,西汉晚期的旱滩坡纸。这些纸不但都早于蔡伦纸,而且有些纸上还有墨迹字体,说明已用于文书的书写。


  【砚】


  砚,也称"砚台",被古人誉为"文房四宝之手"。因为墨须加水发磨始能调用,而发墨之石刑则是砚。其中有陶、泥、砖瓦、金属、漆、瓷、石等,最常见的还是石砚。可以作砚的石头极多,我国地大物博,到处是名山大川,自然有多种石头。产石之处,必然有石工,所以产砚的地方遍布全国各地。


  最著名的是广东肇庆的端砚、安徽的歙砚、山东鲁砚、江西龙尾砚、山西澄泥砚。砚台的讲究是:质细地腻、润泽净纯、晶莹平滑、纹理色秀、易发墨而不吸水。有的有乳,有的有眼,有的有带,有的有星,大约产于有山近水之地为佳。如端砚之出于斧柯,浴在江渭端溪之渚坑中。虽同出一地,其石质也有所不同,如有青花、天青者、蕉叶白、鱼脑冻、冰纹金星、罗纹、眉子、红丝、燕子、紫金石、龟石、等。石佳还须工精,砚台的雕工制作早已形成了一门艺术,从取石、就料、开型、出槽、磨平,雕花等都可运其匠心。有的精品砚已不实用,以其名贵只能作古董观赏、珍藏,而舍不得濡水发墨了。砚的名贵,有以石质贵者,有以制作贵者,有以名人用而贵者等等。


  砚需常洗,不得与沾染,每发墨必须砚净水新。墨锭则愈古旧愈好,因时间愈久其胶自然消解,但水不能储旧,而必须加新。如恐沾油,洗时可用莲蓬或旧茶叶刷涤。加水以微温为好,切勿以滚水价值加之,以防爆裂。所以书家不但应懂得用砚,还应会养砚。


  笔、墨、纸、砚,各有各的用途,各有各的讲究,所谓"名砚清水,古墨新发,惯用之笔,陈旧之纸",合起来是整个一套,再写出我们的文字,综合成为我们独特的传统书法艺术。它不但为我们自我欣赏,而是越来越得到了世界各国人们的瞩目、珍爱。]笔掭:又称笔砚,用于验墨浓淡或理顺笔毫,常制成片状树叶形。


  其他文房用具  在古代的文房书斋中,除笔、墨、纸、砚这四种主要文具外,还有一些与之配套的其他器具,它们也是组成文具家族中必不可少的一员。明代屠隆在《文具雅编》中记述了四十多种文房用品,通常较为常见的有笔架:又称笔格、笔搁,供架笔所用。往往作山峰形,凹处可置笔。也有人物和动物形的,或天然老树根枝尤妙。


  臂搁:又称秘阁、搁臂、腕枕,写字时为防墨沾污手,垫于臂下的用具。呈拱形,以竹制品为多。


  诗筒:日常吟咏唱和书于诗笺后,可供插放的用具。多以竹制,取清雅之意。


  笔筒:笔不用时插放其内。材质较多,瓷、玉、竹、木、漆均见制作。或圆或方,也有呈植物形或他形的。


  笔洗:笔使用后以之濯洗余墨。多为钵盂形,也作花叶形或塔形。


  墨床:墨研磨中稍事停歇,因磨墨处湿润,以供临时搁墨之用。


  墨匣:用于贮藏墨锭。多为漆匣,以远湿防潮。漆面上常作描金花纹,或用螺细镶嵌。


  镇纸:又称书镇,作压纸或压书之用,以保持纸、书面的平整。常作各种动物形。


  水注:注水于砚面供研磨,多作圆壶、方壶,有嘴,也常作辟邪、蟾蜍、天鸡等动物形。


  砚滴:又称水滴、书滴,贮存砚水供磨墨之用。


  砚匣:又称砚盒,安置砚台之用。以紫擅、乌木、豆瓣摘及漆制者为佳。


  印章:用于钤在书法,绘画作品上,有名号章、闲章等,多以寿山石、青田石、昌化石等制成,也有铜、玉、象牙章等。


  印盒:又称印台、印色池,置放印泥。多为瓷。


  湖笔、徽墨、端砚、宣纸为文房四宝之上品。


  文房四宝的雅称  文房四士 (wén fáng sì shì)


  【出处】 宋·陆游《闲居无客所与度日笔砚纸墨而已戏作长句》诗:“水复山重客到稀,文房四士独相依。”


  笔、墨、纸、砚统称为“文房四宝”。古人认为万物皆有灵性,笔、墨、纸、砚亦然。在使用之余,文人雅士还给它们取了人性化的名字(见韩愈《毛颖传》):


  笔:中山人毛颖。中山是古代诸侯国名,在今天的河北省定州一带,战国时为赵国所灭。据王羲之《笔经》记载,汉朝时天下诸侯郡国争献兔毛笔以书写洛阳鸿都门上的匾额,结果只有赵国兔毛笔入选。中山属赵,所以称毛颖为中山人,颖是指毛笔呈锥状的笔头。另有人因宣城多产笔,也称之为宣城毛元锐,字文锋的。


  墨:绛人陈玄。古时绛州在今天山西省新绛县,所产之墨较为有名,为朝廷贡品,而墨又以陈年、浓黑者为上品,故称之为绛人陈玄。又:南唐时燕人李廷圭以松烟造墨,光泽可鉴最负盛名,后渡易水而居江南,故也有人称墨为燕人易玄光,字处晦的。


  纸:会稽褚知白。古时会稽在现在的浙江绍兴,出产贡纸。楮树之皮是造纸的上等原料,而褚与楮音同形近,故有人从人的姓氏中取“褚”为纸的姓氏,称之为会稽褚知白。另外也有人因河南华阴多产纸,称褚知白为华阴人士,字守玄。


  砚:弘家陶泓。隋唐时期,天下陶砚盛行,而其中又以虢州,即汉时弘家郡(今河南灵宝)所产最负盛名,砚中间下凹以存墨汁,故称之为弘家陶泓。也有人称以石料所制之砚为石虚中,字守默(墨)的。


  古人不仅给笔、墨、纸、砚取了名字,而且还给它们封了官职。笔:书写用品,因笔杆以竹管作成,使用时要饱蘸墨水,故封之为中书君、管城侯、墨曹都统、墨水郡王、毛椎刺史;墨:多以松烟制成,品质上乘的还要添加香料,故封之为松滋侯、黑松使者、玄香太守、亳州楮郡平章事;纸:性柔韧,可随意裁剪,且以洁白者为佳,故封纸为好畦(侍)侯、文馆书史、白州刺史、统领万字军略道中郞将;砚:储墨之器,质地坚硬,帮封之为即墨侯、离石侯、铁面尚书、即墨军事长。


  文房四宝在古诗中的别称  唐代才女薛涛曾作诗《四友赞》:“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煤而黯黯,入文亩而休休。”诗中所歌咏的就是砚、笔、墨、纸。笔墨纸砚被称为“文房四宝”,自古至今,一直深受文人雅士和凡夫俗子的喜爱。文房四宝在古代诗歌中的称谓分类归纳:


  【笔 】


  玉管 “今来承玉管,布字改银钩。” (隋?;薛道衡《初学记?;咏苔纸》)


  翠管 “玉窗抛翠管,清袖掩银鸾。” (唐?;李远《观廉女真葬》)


  银管 “蜀王宫树雪初消,银管填青点点描。” (元?;袁桷《薛涛笺》)


  象管 “象管细轴映瑞锦,玉麟棐几铺云肪。” (宋?;米芾《寄薛郎中绍彭》)


  筠管 “窗里日光飞野马,案头筠管长蒲卢。” (唐?;韩偓《安贫》)


  斑管 “轻轻斑管书心事,细摺银笺写恨词。” (元?;白仁甫《阳春曲题情》)


  毫管 “云涛触风望,毫管和烟搦。聊记梦中游,留之问禅客。” (唐?;陆龟蒙《纪梦游甘露寺》)


  寸管 “本经史而为词章,盍展长才与寸管。” (清?;林则徐《杭嘉湖三郡观风告示》)


  毫 “夜开金钥诏辞臣,对御抽毫草帝纶。” (宋?;王安石《题中书壁》)


  紫毫 “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选一毫。” (唐?;白居易《紫毫笔》)


  兔毫 “会得窥成绩,幽窗染兔毫。” (唐?;罗隐《寄虔州薛大人》)


  柔毫 “忆挈柔毫就石渠,春风花药袭襟裾。” (清?;姚鼐《过程雨门墓下作》)


  弱毫 “物新唯人旧,弱毫多所宜。” (晋?;陶渊明《答庞参军》)


  秋毫 “转腕摧峰增崛崎,秋毫茧纸常相随。” (唐?;朱逵《怀素草书歌》)


  寸毫 “文兮乏寸毫,武也无尺铁。平生所韬蓄,到死不开豁。” (唐?;陆龟蒙《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


  霜毫 “霜毫掷罢倚天寒,任作淋漓淡墨看。” (清?;龚自珍《己亥杂诗》


  银毫 “挥洒银毫,旧句他知道。”(清 孔尚任 《桃花扇·寄扇)


  中山毫 “隐侯三玄士,赠我栗冈砚。洒染中山毫,光映吴门练。” (唐?;李白《殷十一赠栗冈砚》)


  玉兔毫 “锋芒妙夺金鸣距,纤利精分玉兔毫。” (五代?;齐己《寄黄晖处士》)


  秋兔毫 “莫嫌文史不知武,要试饱霜秋兔毫。” (宋?;黄庭坚《刘晖叔洮河绿石砚》)


  毫锥 “策目穿如札,毫锋锐若锥。” (唐?;白居易《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


  毫颖 “试卷波澜入毫颖,莫教欧九识刘几。” (金?;周昂《送李天英下第》)


  翰 “亦曾戏篇章,挥翰疾蒿矢。” (宋?;王安石《送董伯懿归吉州》)


  毫翰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 (唐?;孟浩然《洗然弟竹亭》)


  柔翰 “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 (西晋?;左思《咏史》)


  弱翰 “岂无弱翰,才不克赡。” (晋?;陆云《答大将军祭酒顾令文》)


  寸翰 “骋我迳寸翰,流藻重华芳。” (魏 ?;曹植《薤露行》)


  毛颖 “陶泓面冷真堪唾,毛颖头尖漫费呵。” (金?;庞铸《冬夜直宿省中》)


  霜兔 “自矜霜兔健,安有鲁鱼乖。” (元?;倪瓒《画竹寄张天民》)


  栗尾 “书来乞诗要自写,为把栗尾书溪藤。” (宋?;苏轼《孙莘老求墨妙亭》)


  鸡距 “鸡距初含润,龙鳞不自韬。” (宋?;梅尧臣《九华隐士居陈生寄松管笔》)


  诸毛 “又论诸毛功,劈水看蛟螭。” (唐?;韩愈《寄崔二十六立之》)


  毛锥 “驿书驰报儿单于,直用毛锥惊杀汝。” (宋?;陆游《醉中作行草数纸》)


  退锋郎 “秃友退锋郎,功成鬓发伤。” (清?;陶谷《清异录?;文用》)


  【墨 】


  玄圭 “急磨玄圭染霜纸,撼落花须浮砚水。” (宋?;杨万里《春兴》)


  玄玉 “玄玉初成敢轻用,万里豹囊曾入贡。” (明?;高启《赠卖墨陶叟》)


  玄珠 “万灶玄珠一唾轻,客卿新以玉泉名。” (金?;元好问《赋南中杨生玉泉墨》)


  陈玄 “赖石陈玄典籍传,肯教边腹擅便便。” (宋?;庄季裕《鸡肋篇》)


  乌丸 “秦郎百好居第一,乌丸如漆姿如石。” (宋?;陈师道《古墨行》)


  乌玉玦 “近者唐夫子,速致乌玉玦。” (宋?;苏轼《孙莘老寄墨》)


  松烟 “往逢醉许在长安,蛮溪大砚磨松烟。” (宋?;黄庭坚《答王道济寺正观许道宁山水图》


  松液 “要与陶泓作佳传,老磨松液写《黄庭》” (元?;宋无《端石砚》)


  松煤 “山中老僧忧石泐,印之以纸磨松煤” (宋?;欧阳修《石篆》)


  松腴 “苍鼠奋须饮松腴,剡藤玉版开雪肌。” (宋?;苏轼《六观堂老人草书》)


  麝煤 “蜀纸麝煤添笔媚,越瓯犀液发茶香。” (唐?;韩偓《横塘》)


  珍煤 “贵价市珍煤,风前试寒泓。” (宋?;文同《谢杨侍读惠端溪紫石砚》)


  灶煤 “瓦池研灶煤,苇管书柿叶。” (宋?;苏轼《孙莘老寄墨》)


  书煤 “引书煤而黯黯,入文亩而休休。” (唐?;薛涛《四友赞》)


  黑蛟 “绿蚁滟樽芳酝热,黑蛟落纸草书颠。” (宋?;陆游《醉书山亭壁》)


  翠饼 “何以墨潘穿破褐,琅琅翠饼敲云笏。” (宋?;苏轼《赠潘谷》


  龙宾 “龙宾十二吾何用,不意龙文入吾手。” (元?;泰不华《桐花烟为吴国良赋》)


  【纸 】


  楮 “若入富天巧,春色入毫楮。” (宋?;苏轼《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


  楮生 “楮生毛颖贺得友,坐令几案增光辉。” (元?;许有壬《李惟中学士自西台侍御召入以未央宫瓦砚为祝》


  楮先生 “孤寂惟寻曲道士,一寒仍赖楮先生。” (宋?;陆游《日饮酒对梅花醉则拥纸衾熟睡》


  玉楮 “云母光笼玉楮温,得来原自剡溪濆。” (元?;陈端《以剡溪赠待诏》)


  玉鸾纹 “吴笺新制玉鸾纹,冲雨殷勤寄荜门。” (元?;陈基《无题》)


  云肪 “象管细轴映瑞锦,玉麟棐几铺云肪。” (宋?;米芾《寄薛郎中绍彭》)


  云蓝 “道士有神传火枣,故人无字入云蓝。” (宋?;姜夔《湖上寓居杂咏十四首》其一)


  剡藤 “苍鼠奋须饮松腴,剡藤玉版开雪肌。” (宋?;苏轼《六观堂老人草书》)


  溪藤 “书来乞诗要自写,为把栗尾书溪藤。” (宋?;苏轼《孙莘老求墨妙亭》)


  剡溪藤 “我有剡溪藤一副,无人重写妙莲花。” (清?;金人瑞《题邵僧弥画》)


  麦光 “麦光铺几净无瑕,入夜青灯照眼花。” (宋?;苏轼《和人求笔迹》)


  笺 “宴分王母乐,诏授薛涛笺。” (元?;王逢《宫中行乐词》)


  【砚 】


  砚台 “夕阳照个新叶红,似要题诗落烟台。” (唐?;司空图《偶诗五首》其一)


  砚瓦 “玉龙笔架,铜雀砚瓦,金凤笺花。” (元?;乔吉《水仙子?;廉香林南园即事》)


  砚田 “以文为业砚为田。” ( 宋?;戴复古《寄王溪林逢吉》)


  石田 “药里但随庭草积,学徒应供石田荒。” (清?;方文《病中寄邓柬之》)


  石友 “剡溪来楮生,歙穴会石友。” (宋?;王炎《题童寿卿博雅堂》)


  石泓 “晴窗影落石泓处,松煤浅染饱霜兔。” (宋?;黄庭坚《次韵黄斌老所画横竹》)


  寒泓 “贵价市珍煤,风前试寒泓。” (宋?;文同《谢杨侍读惠端溪紫石砚》)


  陶泓 “陶泓面冷真堪唾,毛颖头尖漫费呵。” (金?;庞铸《冬夜直宿省中》)


  龙尾 “君看龙尾岂石材,玉德金声寓于石。” (宋?;苏轼《龙尾砚歌》)


  墨海 “帝鸿墨海世不见,近爱端溪青紫砚。” (宋?;程俱《谢人惠砚》)


  黑白月 “萋萋兮雾毂石,,宛宛兮黑白月。” (宋?;苏轼《龙尾石月砚铭》)


  砚的使用方法


  砚既是文房用具,又是具有收藏价值的工艺美术品。有不少石质佳美,雕琢精致的砚,是艺术殿堂里的珍宝;有的古砚具有久远的流传经历,更具有历史文物的价值。对于砚的养护,应提到保护高档艺术品和文物的高度,根据砚的自身特点,总结前人的宝贵经验,从使用,养护,收藏,配匣等四个方面,进行养护。


  砚的使用


  砚的使用,主要就是磨墨,磨墨时对砚面,砚堂的保护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对于新置的墨锭也应注意其使用方法。明代杨升庵说:“新墨初用,有胶性并棱角,不可得磨,恐伤砚面。”《砚笺》云:“在使用新墨时,应在砚池施水,轻轻地旋转墨锭,待墨经浸泡稍软后再逐渐的加力研磨。”佳砚不可用劣墨,如松烟墨杂质较多,质地不纯,用时易划伤砚面。用油烟墨研磨完毕后,应将墨锭置于墨床之上,或者搁置到别的地方去,不能放于砚面而不取,否则墨干结于砚面,拨墨时则易剥去砚面,造成砚面损伤。新墨胶重,用时尤应注意。


  砚的养护


  首先是洗砚,砚使用过后,应养成随即洗涤的习惯,不可使砚留存宿墨,以免因墨干燥龟裂而燥损砚面。所以古人有:“宁可三日不洗面,不可一日不洗砚”的说法。《屠隆考 余事》云:“日用砚须日洗去其积墨败水,则墨光莹润。若过一二日,则墨色差减。”看来从用墨的艺术效果来讲,洗砚也是很必要的。关于洗砚的方法,前人总结甚多。《砚林拾遗》载:“有癖砚者,每晨舆面,水注木盆以莲房浸良久,取出风干,水气滋渍,积久有光。忌柬纸拭,能伤砚锋。”《屠隆考 余事》云:“春夏二时,霉溽蒸湿,使墨积久则胶冷滞笔,又能损砚精彩,尤须频洗。以蓖麻子擦砚滋润,不得以滚汤涤砚。不可以毡片故纸揩抹,恐毡毛纸悄以混墨色。”洗砚应以 角清水涤之为妙,也可用半夏擦去砚面滞墨,或者用丝瓜瓤,莲房壳慢慢洗涤。采用这些洗涤方法,即涤去墨垢,又不伤砚。


  洗砚要十分的谨慎小心,盛水的器具宜用木盆,若在水泥盆或瓷盆上洗,则易碰伤砚。洗砚的水要干净,不含酸碱性。且水温要适宜,不能用热水,滚水,茶叶水洗砚。古人还告诫说:“涤砚须由成人,不得顽童持洗。”


  其次是养砚。砚洗净以后,还须用清水保养,以养砚石之莹润。保养施水的方法是:砚池应每日换清水,不可令干;磨墨处不能有水,以防久浸不发墨。


  再其次,一般来说砚用久则不发墨,谓之“失锋”。原因有二,一是砚面磨去了锋芒,因锋钝而不发墨;二是使用了含胶过重的墨,又失于洗濯,致使砚面胶结而失锋。遇到这种情况应重新发砚锋。关于发砚锋的方法,《砚林拾遗》中说道:砚有初发墨久而钝者,亦为刀剑磨淬。用杉木松炭磨一遍则石锋焕发。另外用磨光之瓦片轻擦之;用姜 浸之;莲房擦之;以及用零号砂纸,细软砂石在清水中对砚堂(砚的磨墨部分)进行擦拭,这些都是发锋的可行办法。须提请注意的是若选用零号砂纸,精细瓦片等物和水打磨的时候,只能磨洗砚堂,而决不可磨砚的其它部位,否则也会磨损砚的皮壳包浆,甚至损伤雕刻的细部。尤其是古砚,包浆是年代久远的象征,若被磨去,岂非成了新砚,不伦不类,价值也就会大大的贬低。


  砚的收藏:


  避光:砚若置于窗前案头,应避阳光直射,否则砚质会出现干燥的迹象,日晒过久砚匣也易于干裂。


  玩赏:佳砚玩赏,桌上宜铺毛毡,不可使砚接触金属及玻璃等器物;更不可将砚重叠放置,以防碰伤。


  涂蜡:对于涂蜡古人也有不同的看法。认为砚之涂蜡是:“蜡中视石如隔云见日,昏翳闷人。且蜡石不发墨。” )此语是极有道理的。现在有不少制砚人将蜡涂遍砚身,有的还涂抹植物油,更有的涂沫墨 ,以为可以养砚,给人一种滋润古朴的感觉。但这些做法并不妥切,涂蜡封石是可以的,但方法须得当。蜡可以涂于砚了四周,底部要薄而适中;切忌将蜡涂于砚堂磨墨的部分,因为此处涂蜡,则水墨不融,亦不能发墨了。砚上抹植物油的作法也是不妥的,因为植物油属慢干性油脂,砚面有油多招尘土,使砚污秽不堪,并且日久油腻也会散发出一种


  怪味来令人生厌,或者植物油产生霉变,在砚的表面出现一块块的霉斑,擦洗不去大煞风景。 取砚:遇到砚壅塞砚匣之内,应双手将砚匣倒置于有毡的桌面上,轻敲匣边,使砚身重堕出匣为宜,切不可用金属物撬弄,以免损伤砚。


  放砚:砚放在匣内,要依砚与匣的原来位置自然放入。特别是长方形的砚,上下边并非等长,多是底边略宽于上边,放砚时应视其宽窄放置。若不知其妙将砚倒置,紧塞砚匣,则会发生砚匣崩裂现象。


  砚匣的收藏与保养:砚匣多为木质,清代初期佳砚的砚的匣也大多为优良木材制作,如红木,紫檀,黄花梨等。其砚匣之内壁还涂有漆数层,防止墨汁水份的蒸濡,使砚匣胀裂。另外砚匣还应经常打蜡,以保持光泽,防止潮气侵入。


  若遇砚匣收缩,砚身放之不下时,此时可用砂纸打磨匣之内侧,使其增宽易放,切忌磨去砚,致遭“削足适履”之讥。


  古砚匣因年代久远多有破烂和损坏,对于此类砚匣可采用匣外配匣的方法,以此对古砚匣进行收藏。因为古砚匣是研究砚匣的形制,工艺制作,髹漆技术等的珍贵实物,同时也是考证古砚年代,出处,流传轨迹等的佐证。


  砚的配匣:


  砚的配匣,并非一般的包装。砚放于文房书斋,久远流传。考究的砚匣颇受文人的重视。《砚林拾遗》中说到:“贮砚宜避光,漆木匣不宜纸,漆润纸燥也。”砚匣要具有美观赏价值和坚固的实用性,起到对砚的保护映衬作用。使匣“与砚同寿”,与砚的造型和谐统一,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砚匣的材质必须是硬度适宜,耐潮湿,能起到对砚的长期保护作用。砚匣材料的种类繁多,形式多样。其品种主要的可以分为木匣,漆匣,纸匣,锦匣,石匣,金属匣等几种。


  以金属制匣的情况比较少,像东汉的铜兽形观盒,明和清初也偶有以铅锡合金制成的砚匣,其目的是保持砚匣内的水气达到养砚的目的,同时还可留住墨的香味。但总的来说金属较砚的硬度高,以金属为匣必然伤砚,且用砚研墨必用水,水则易使金属氧化生锈,剥落易损。宋代赵希鹄的《洞天清录》载:“ 砚匣不当用五金盖。石乃金之所出,金为石之精华。子母同处则子涂母气,反能燥石,而又诲盗。法法用佳漆为之。”


  以石作匣的情况也不少,且多出现于近代石料较贱的砚种。石匣分为二种形式,一是匣和砚为一体,只是多了一只石的砚盖。此类砚匣石质外露,极易碰伤和受到气候干湿的影响,石质粗燥。二是匣和砚分为二种石质,砚套于石匣之中,但石匣终究吸水性较强,其细腻的程度与漆木不能相比,也不是制砚匣的良材。


  木制砚匣的用材有紫檀,鸡丝,红木,花梨,金丝楠木,豆瓣楠木等等。其制作方法分整块木板剜出和皎镶二种。整料剜出的气派大,用料费,但木料易撬裂变形;拼镶的做工精巧细腻,但易脱胶散架。因此一般来说异形砚的砚匣以整料剜的为多,而四方,长方形的砚匣则普遍采用拼镶方法。异形砚的砚匣,依砚的外形相应制成砚匣,如瓜砚可制瓜形,蝉砚可制蝉形。但其匣形外的雕刻不可繁尽可能,杂则喧宾夺主,赘 庸俗。砚匣的底部内侧应凿成与砚的外形相应的浅池状,不可成平板状,称为“起底”。起底不但使砚匣增添灵秀俊巧的艺术效果,而且其弧形拱状的力学结构可使砚匣坚实牢固。异形和几何形的砚匣都不可有棱角出现,拐角转折的地方要圆浑自然,手感舒适。再来谈谈砚匣的形制。砚匣虽然形式各异,材料多样,但其主要的形制不外底托式,底托加盖式和封闭式三种。


  纸匣,锦匣只能起到色彩装潢的作用,往往做成匣外的套匣。


  制作砚匣最理想的材料当为漆和木。以漆制成的砚匣,按照漆的工艺品种又可分为推光漆,雕漆,大漆,树脂漆等。有的在漆匣的盖上还采用描金,螺钿镶嵌,金银丝镶嵌,刻画书画等多种制作工艺。漆砚匣的制作首推清代初期扬州髹漆名手卢映之,卢葵生祖孙。当时是以优质的木材制成砚匣,其内壁也用推光漆髹,以防匣内水气涨裂砚匣。


  底托式:此类形制多用于大型砚,砚下只有一只木雕的底托将砚制置于底托之上即可。


  底托加盖式:俗称天地盖。此类形制多用于厚重的砚,如抄手砚等。匣由底托和上盖两部分组成,底托较上盖来得结实,使砚的四侧外露。其特点是启盖灵活,使用方便。


  封闭式,即全盖式。不论是规则形砚或不规则的随形砚,多有用此形制的。其方法是:以砚定形,以形定匣。匣分上盖和下底两部分,底与盖的接触处均有子口,使之封闭严密。在砚匣高度的比例上,底高为砚匣总高的三分之一,盖则为砚匣总高的三分之二。这一高度比例的优点是:取砚开启方便,对砚的装潢起到烘托的作用。同样,砚匣的内部深度也要有适当的比例。如底托内深为砚高的三分之一较为适宜。这样利于砚的使用,观赏,洗涤。若砚陷进匣内过深,只露其表,不仅取砚脱匣不便,而且掩盖了砚的整体艺术效果。


  豹脚,即有足之砚匣。使用这类砚匣务使其整体平稳,否则砚池注水以后会因砚匣的倾斜而溢出。豹脚的高度须适当,便于对砚的挪动为宜。同时砚匣的子口要吻合严密,不可高低不平,左右上下翘动。


  也可以说是笔墨砚台.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