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黑:不是黃賓虹山水畫的特征


  如今,似乎每個畫畫的人都很了解黃賓虹,說到山水畫,必說黃賓虹。而對黃賓虹山水畫的特點也似乎都稔熟於胸,什麼“渾厚華滋”啦,“五筆法”“七墨法”啦。而說到黃賓虹山水的最大成就時,又都會說是晚年的“黑賓虹”,好像“黑”就是黃賓虹山水的特征。我以為不然,黑不是黃賓虹山水畫的標志。黃賓虹山水並無固定模式,他的山水畫非常之處不在外表厚重,而在於他把中國文化融入到了筆墨中,他竭力倡導並終身實踐著的“內美”思想,才是他的畫魂。


  有很多人在說,“黑賓虹”是因為賓虹先生晚年眼疾而無意中成就的,我對此說存疑。我以為,他晚年即使無眼疾,他的畫也會有這樣的形式出現。如果他還能再長壽些,那麼可以預知,他還會有更不同的形式出現,這是他的內美繪畫思想的必然產物,與眼力無關,就像陳寅恪晚年寫《柳如是別傳》與眼睛失明並無直接關系一樣。


  有文章指出,因誤讀黃賓虹作品,盲目學習“黑賓虹”而造成嚴重后果,使一些“原本很有才氣和相當筆墨基礎的畫家都淹沒其中”了,對此我感慨頗多。學習傳統國畫,第一步應是臨摹,“傳移模寫”為六法中的一法,這是老祖先傳下來的一個法寶,第二步是寫生,師法自然,第三步是創造革新。如一個從事繪畫的人,僅以模仿他人,全盤照搬,模擬不化,就失去了創作的意義。潘天壽曾指責“中國人從事中畫,如一意模擬古人,無絲毫推陳出新,足以光宗耀祖者,是一笨子孫”。齊白石更是語出驚人“學我者生,似我者死”這句話狠狠地道出了專以模擬為能的危害。學畫習黃賓虹畫風本無可厚非,但


  要在藝術上取得成就,隻能事倍功半,學無所成,僅得皮毛而已。我認為,黃賓虹畫風可賞不可法,這是他獨特畫風所決定的。因為他的風格太偏激,而這種偏激性已經到了臨界點,隻能有其一不可有其二的。如學習國畫早期臨摹那些程式化的山水,具有包容性可塑性,從臨摹開始打好基礎,再融會貫通去創新,容易進去也容易出來。這是因為這種包容性可塑性保証能做到由一到二到三的可持續發展。而黃賓虹畫風是沒有程式的偏激性,進去容易出來難。他的主要特征是從有法到無法,從神格到逸格的演化,再達到人格內核的真正外化。他晚年病目后的信手所為,恰是他藝術功力修養的自然流露,其境界之高遠,遠不是常人所能企及的。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黃賓虹畫風是與其深厚的書法功底相融相通的。他是一生深究書法遞變形演,演化之體態,悉心鑽研,苦心探源,而悟出的積點成線、石如飛白木如籀的奧秘。也正如此,學黃賓虹畫風是很難學到真諦的。


  黃賓虹是個為畫畫而活著的人,他把生命中的每一點體會都努力與畫畫聯系。他看《道德經》,想到了“山水畫與道德經”,用老庄孔子思想剖析闡釋古人繪畫理論﹔他看夜山,悟到“月移壁”的畫法。凡此種種,都說明他是個為中國畫而殉道的人,絕不是個以畫宣泄余情的人。


  一個隻用心讀黃賓虹畫論,不動手學習黃賓虹畫的人,是很難真正體會到黃賓虹山水的高妙之處的﹔同樣,一個隻埋頭練習黃賓虹山水,不用心研究黃賓虹畫理的人,也很難學好黃賓虹。因為黃賓虹山水畫,不僅有先進系統的理論,還有高超的筆墨技法,富含中國文化的深邃意境。他的理論是闡釋如何將中國文化表現到中國畫中去的獨到認知和體會,有論技法的,如筆法墨法章法之類。而在他的著述中,更多的是講中國文化與中國畫、人與自然等大美術的東西。他用書法解釋繪畫,用“化蝶”說明學畫的歷程等等,所以說,無論你是隻知理不知畫,還是隻知畫不知理,都很難准確表達黃賓虹山水畫的內涵。


  其實,黃賓虹一直都在詮釋他的繪畫“內美”思想。表現在他的山水畫上,他不選擇對比強烈、奪人眼球的繪畫語言,本著“文以達吾心,畫以達吾意,草衣藿食,不肯向人”的平常心作書作畫。這種立意的本質反映了他不求聞達一心從藝的高尚情操,這是“內美”思想的本源。


  關於黃賓虹“內美”的繪畫思想不是吾輩三言兩語能說明的,我目前隻有以下幾點粗淺認識:一、為什麼他的畫初看不覺得很美?因為他不希望別人看他畫時,隻在意他的外在美而忽視了他要表達的內美,所以他不僅盡可能地少畫人造的東西,而且弱化解構具象的形,把山石樹木、房舍人物等畫成“似與不似之間”,形不似而神似,這是他有意為之,而不是技所不能。他的目的是表達事物本質的美、自然的美,他認為本質的美、自然的美,其外表並不是光鮮亮麗的,須用心去體會才可能得到。


  二、他的畫為什麼能百看不厭?黃賓虹的山水畫初看並不起眼,但越看越有味,引人入勝,百看不厭。因為他是用“寫字的方法畫畫”,他能墨分七色,並用簡單的點畫層層疊加,加到渾厚華滋。他能把平常的場景,畫得氣韻生動,畫得非同尋常。之所以能這樣,是因為他把中國文化的內涵注入到了筆墨中,每一筆每一畫都飽含了他對儒釋道的理解和追求。你想讀懂他的畫,就應該先去讀懂他的畫理,別無選擇。


  我曾在《閑話黃賓虹山水畫》一文中說過,黃賓虹畫畫並無固定模式,所謂的“黑賓虹”只是黃賓虹山水畫中的一種樣式,學畫黃賓虹山水,千萬不可從“黑”入手。陸儼少先生曾說過,一幅好畫,“要放得下,畫得上”,就是“再畫也可以,放下不畫也可以”,得意不在繁簡。綜觀黃賓虹的山水畫,不僅有加了又加的“黑賓虹”,還有寥寥數筆,筆簡意遠的“畫稿”,即使是在眼疾最嚴重的時候,也不乏這樣的作品。所以說,“黑賓虹”不是偶然出現的,黑,也不是黃賓虹追求的終極目標。學黃賓虹重要的是學他的思想,研究他的“內美”學說,重視書法練習,重視文化修養,追根溯源,從畫外求畫。如果你也能像黃賓虹先生一樣,淡泊名利,潛心刻苦,那麼,無論學到什麼程度,都是有意義的。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明代书画交易收藏市场中的江南士族与徽商

[理论] 黄宾虹书画的艺术价值及鉴定(上)

[理论] 中国书画笔墨的妙法

[理论] 山水画家的历史责任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