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中国山水画创作最大的问题:对着对象画古画(图)


  郝鹤君 山下一片米粮川



  山水 卢彦汛



  朱颂民 山音


  作为表现意境的主要题材,山水画一直备受文人画家追捧。如何传承、如何革新也成为山水画家热衷探讨的话题,恰逢广州书画专修学院创办20周年、高级山水画研修班创办第十期,收藏周刊记者针对山水画创作与传承采访了郝鹤君、朱颂民和卢彦讯等骨干教授。对于目前山水画创作的现状,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郝鹤君表示,山水画创作最大的问题是对着对象画古画。


  ●谈教学


  要求学生作品忠实于现实对象


  收藏周刊:在宋代郭熙著的《林泉高致》中有《画诀》,王维的《山水诀》和荆浩的《山水赋》等也对山水画创作技法归纳出较为系统的理论,您在教学中,是否也参考古人的要诀?


  郝鹤君:基本不参考,我们要求学生作品需要忠实于现实对象,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能用套路。中国传统绘画有个特点,就是容易总结套路,例如皴法与布局等。目前山水画创作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人对着对象画古画,不看对象,只按照古人套路组织画面,这样就缺乏了自我感受,不过在重复古人的某些图式。在我看来,现在的山水、外国的山水跟中国历代的山水,必定有所不同,表现的气息也应该有所不同。


  收藏周刊:但不少画家强调书画“贵有古意”,您赞成这样的观点吗?


  郝鹤君:我最不赞成就是书画贵有古意,这里的古意到底何为古意?历朝历代都有所差别,何为古人,何为古意?利用古人的语言表达今人的感情,如何表达?我不太赞成。笔墨就应该当随时代。每个时代都应该有每个时代的特色。而贵有新意我更加认为无必要提。因为每个时代本来就有自身的时代感,体现了这个,就已经是新,又何必要提?


  收藏周刊: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画面的时代感?


  郝鹤君:解放初期,提倡发展工业,艺术为工农兵服务,大家都在画桥梁、机器,都在研究如何表达。而古人则很少画直线,方圆之物极少表现,入画的基本都是山树石头。那么,解放初的这个阶段,便解决了描画工业化对象的难题,现在呢?现在的题材也有所变化,工业化少了、人文气息重了,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面貌。


  另外,随着审美认识的不同,以前认为不能入画的,现在又逐渐可以接受,例如三角、方块、几何形等,平面构成立体构成等元素都引入水墨画。这些都跟时代发展密切相关。


  收藏周刊:既然笔墨当随时代,那么,我们通常都以南朝谢赫总结的“六法”来作为中国画的评判标准,但目前的笔墨已经改变,那么,评判标准是否也应该改变?


  郝鹤君:应该说是发展了,随着时代不同,内涵就有变化。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很多观念都很笼统,例如气韵生动,什么是气韵,应该如何理解?没有明确的解释,例如随类赋彩,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不是随形赋彩,一有归类,就笼统了,主观意识也大,不同的人感受不同,取舍不同,效果自然不同。


  ●谈意境


  古人画的山水都是一种理想的环境


  收藏周刊:有人说,可望、可游、可居是中国山水画另一追求境界,您怎么看?


  郝鹤君:可望,可以说是理想的一个景,古人画的山水都是一种理想的环境,古人的山水画往往画面里都会有一个人在仰望山水,或者倚听瀑布,看起来舒服好看。而有山径小路、有溪水,这些都是中国文人,特别是道家强调的理想境界,包含了可望、可游。而可居是最好的,但是可居需要前提有条件,一定要解决生活来源,一定要有水、有田、有路,艺术高于生活,但不能脱离生活。


  收藏周刊:传神论通常是形容花鸟人物,那么,是否山水画更强调画道精神?


  郝鹤君:山水讲意境,花鸟讲情绪,意境就是通过画面塑造一种境界、一种情景来感动人。从画面的具体来讲,就需要有内涵深度。从技术来讲,就要有高度。


  收藏周刊:王维曾说,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水墨技法真的高于一切吗?


  郝鹤君:这句话也能说得通,水墨的意思是用最简练的技法把情绪表现得越充分,水平越高。例如中国的乐器笛子,几个小孔,可以表现出丰富的韵律,但并不能因为这样而否定交响乐。这只能说是他的一家之言,有一定道理。


  收藏周刊:每年春秋两季,您都会带学生下乡,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郝鹤君:我们不动,就没画出。只有通过写生,通过直接与自然对话,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朱颂民谈艺术作用:


  山水画最大作用在于“成教化 助人伦”


  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与水被老庄之道认为存在于道之中,而南朝画家宗炳也认为“山水以形媚道”,退居隐世的文人总把山水作为体察自然之道的最好途径,并认为通过描画山水可以“通道”。对此,作为广州书画专修学院副院长朱颂民认为,山水画最大的作用在于孔子提倡的“成教化 助人伦。”在他看来,这便是山水画艺术的社会作用。


  对于继承与创新问题,朱颂民认为,我们通常说的传统绘画一般是指唐宋元明清各时代的绘画,纵观每一个时期的绘画都在变化发展着、变化中有传承、传承中有变化。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成为新的传统必须创新,过去优秀的绘画艺术已成为我们现在的传统,安知当今的现代水墨不成为明日的传统,而新的绘画艺术不一定能成为将来的传统,但是不创新就一定不能成为新的传统,这就是历朝历代艺术传承和发展的规律。


  对于近期有人高喊“抢救中国传统文化”,朱颂民则嗤之以鼻:“我并不认可这种口号式的文化倡导,文化艺术不能马上改变世界,马上改变历史发展规律。文化是潜移默化的,不需要喊口号。”


  卢彦讯谈现代山水画创作:


  无论木构建筑还是混凝土高楼,都可入画


  随着上世纪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等先辈,把当时战时情景、飞机大炮作为中国画的表达题材之后,中国画在描绘对象时的题材范围便不断被扩大。但经过多年的实践发展,不少人仍然认为,现代元素难以入中国山水画,似乎山水画只适合表现悬崖峭壁、溪山流水、茅屋小园等,作为现代生活建筑的重要组成——高楼大厦是否也适合?对此,广州书画专修学院教授卢彦讯认为,当代山水画创作,应该立足于对象。


  他强调:“其实山水画不会限制题材,无论是古代木构建筑,还是现代混凝土的建筑,同样可以作为描绘的对象。”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