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灵动的翅羽与真诚的笔墨——张翔洲绘画艺术欣赏


  刘志杰题字


  灵动的翅羽与真诚的笔墨


  陈 驰


  ——张翔洲绘画艺术欣赏


  一次朋友聚会,翔洲凑过来小声问我,最近在忙些什么?我也小声回答他:“应该跟你一样,在辛勤劳作。生活不易,创作维艰,你我的区别只是,我码字儿,你作画。”于是翔洲就给我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个富翁,到海边旅游,见到一个渔民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他就劝渔民多干活儿多赚钱,渔民就问富翁赚了钱有什么用,富翁回答说,那就可以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了,渔民说——我现在不就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吗?”



  爱鹅图-张翔洲


  这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外国老头编的,很多人都知道。基本意思是劝人不要光想着赚钱,为了健康,应该尽可能找个地儿多晒太阳。倘若富人读了这个故事,那的确有点儿好处:他可以停下日以继夜的工作,放慢赚钱的脚步,去晒晒太阳。但如果是渔民抑或更多的像渔民那样不富裕的人读了这故事,就有被欺骗的可能:他们会以为富翁们赚完了钱,不过就是有了在海边晒晒太阳的机会。


  我告诉他,这则故事有个逻辑上的破绽,认为富翁晒太阳和渔民晒太阳是一回事。


  本以为这样回答之后,翔洲会刨根问底跟我辩个死去活来。但没有,他很认真地想了想,居然妥协了,还傻呵呵地连连点头:“是哈,好像真的不是一回事……”



  拜石图-张翔洲


  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画家张翔洲,单纯、感性、低调、随和,所有的知性和灵动都被他严密地遮蔽在善与爱的温软中。或许,正是这份单纯和感性成就了他绘画创作的原动力,继而披荆斩棘,为他开辟了一条纷繁多彩又有惊无险的艺术之路;而低调、随和的禀赋,则为他的知性与灵动插上了翅羽,使他能够背负青天,扶摇直上,在他所属意的幸福空间里振翅翱翔,且翱翔得飘逸潇洒,游刃有余——精确答案就在他的绘画天地中。



  垂钓图-张翔洲


  翔洲的画作是丰盈的。


  丰盈的含义不是因陋就简,而是删繁就简,去拙取真。在皓首穷经、殚精竭力之中,将人生感悟与审美理想融合为一,通过纷呈的意象,提炼出更高、更深、更具艺术感染力的美学意蕴来。在翔洲笔下,一个钟馗,就能让他神驰千里,想象幻化出多种视角各异的不同意象,这才有了打鬼之外的《钟馗降幅》、《钟馗夜读》以及《钟馗偷闲》等佳作。而《米颠拜石》、《勤学图》、《养生图》、《献寿图》则更是将他意象丰盈的艺术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在传神的同时,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某些哲学理念溶于其中,天人合一,上善若水,娴熟地运用形而上的造型艺术做出全新的、极富个性色彩的诠释。他用心灵俯仰的眼睛去感悟大千世界,透过意象丰盈的意蕴,直接与灵魂对话。“探文墨之妙有,索万物之元精”,从而营造出“骇目惊心”的美感氛围,进入悦志畅神的迷人境界。这里,意境是生命,意象是魂魄,笔墨色彩则被暂时搁置,沦为一种附庸或载体。如此的审美追求和美学意蕴所体现的,正是翔洲自己长期积淀在心灵深处的对人生、命运、世事、万物乃至天地古今的本体的关注,也再次印证了唐代著名书画家张怀瓘的美学观点:“以筋骨立形,以神情润色。虽迹在尘壤,而志出云霄。灵变无常,务于飞动。”作品意象即为画家“精神之我”的同构,也是对“精神之我”的一种能动把握,凭借审美情感的清波绿浪,去涤荡和升华那生生不息的内外宇宙。



  东方朔偷桃图-张翔洲


  翔洲的画作亦是诗性灵动的。


  从夏、商、春秋至秦汉时代,我国传统人物画迎来了一段爆发式的发展期,以张衡的《足画神兽像》、蔡邕的《讲学图》为其代表,但真正从意境、意象上体现这一时期人物画最高水平的却是《龙凤人物》、《非衣人物》等六件西汉彩色帛画。而宋代写意画的兴起,则为中国绘画史上增添了新的审美形态和审美情趣。这之后,取材范围的日益拓展、追求意象的诗性灵动也就成为传统人物画日趋成熟的标志之一。翔洲的绘画,取材涉猎极为广博,有民间传说、成语典故、名人趣闻,甚至野史古籍,信手拈来,下笔如神。但不论典出何处,不论取自何种题材,他都能从中觅得新意,博采众家所长,熔铸诗性灵动,采撷生命世界中最生动、最活泼、最富有朝气的意态给予纵情表达。或线描苍劲,如《傅山立说图》;或浓墨重彩,如《弥勒降福图》;或笔意隽永,如《关公神威图》;或意境奇绝,如《听雪》。在点画腾挪、急缓张弛、轻重正畸、色彩明暗之中,倾其笔墨情怀,营造出一个个牵人魂魄而又谐趣横生的生命意象世界,给欣赏者带来心灵的震颤,使人骇目惊心,肃然凛然,不觉间进入一个庄严、崇高的生命境界。在心灵与意象之美的神奇共鸣中,完成净化,实现了丰盈而又充满诗性灵动的美学理想,以及绘画艺术作为不朽盛事的永恒价值。



  清影映万年图-张翔洲


  一幅《竹林七贤》,以豪放、简练、洒落的笔墨,惟妙惟肖地刻画和再现了那个时代的文人百态,用笔虽简却意境高远,再以题诗篆印点缀,诗情画意,妙趣横生,魅力四溢,具有典型的传统文人画风格。


  真诚地面对生活,真诚地面对自己,真诚地面对笔墨——这既是翔洲做人的信条,也是他从艺的信念。曾跟他探讨过有关幸福的话题,他先说了一句非常平淡的话:“一直善良下去,总会离幸福很近。”之后,便又给我讲了个故事:一位老人和儿子住在一起,老人的耳力已经不行了,眼睛也看不见,颤抖的双手经常把饭菜洒得满桌都是,碗也常常被摔破,儿子夫妇俩感到非常厌烦,便给了老爸爸一付木制碗筷,把他赶到厨房幽暗的角落,不准和大家一起用餐。有一天,儿子看到自己的儿子用刀片削木头,他好奇的问孩子要做什么。结果孩子回答:“我在替你准备将来要用的木碗和木筷……”



  师造化-张翔洲


  故事出自格林童话,被翔洲借来阐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既是真,是孝,更是善。当真诚与善良结缘,超越就不再是梦想,不再是一个虚幻、无所依托的传说。欣赏翔洲绘画,兴许不需要高深的学养,但真诚与善意却万万不可或缺。最好选择一个特殊的心境和时间——他具有一种将一切都解构为平淡的能力,把大起大落大红大紫大悲大喜的世界溶化为恬淡、欣然、谐趣氤氲,甚至乍暖还寒的淡淡氛围——最好在秋季,秋日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品读他的画作,然后在夜里一遍遍回想那些真诚的笔墨、真诚的情感,真诚的画面,直到眼睛湿润。


  ——2014年12月6日于太原



  张翔洲近照--李明 摄


  张翔洲 简介


  张翔洲,笔名:古丁,芦芽弟子,本焕门下,一闲堂主。师从著名画家王建华,何家英,月照上人。


  山西省青联委员,太原市政协委员,太原市文联委员,太原市杏花岭区政协委员,中国农工党员。太原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山西省工笔画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山西分会理事,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会员,中国国学院文艺创作研究员,山西大众书画院学术委员,澳洲中国书画院顾问,前进画院副院长,山西清峰书画院副院长。


  壬辰年发行的“龙的传说”8枚版5枚版个性化邮票设计者。国画《勤学图》被日本邮便发行为邮票。2012年中共太原市委宣传部授予:“优秀艺术家”称号。第五批太原市青年学科带头人(龙城之星),2014年为《美猴王大闹天宫》邮票图卡创作6幅绘画作品。作品多次参加省及全国画展并获奖,入编500余部画册辞书,许多作品被中外收藏家.博物馆收藏。


  作品收藏于《人民画报社》、《滕王阁》,《晋祠博物馆》,《山西档案馆》,《三祖禅寺》,《济南美术馆》,《雷锋纪念馆》、《画圣吴道子艺术馆》、《天下名人馆》、《中国艺术博物馆》等。


  作品散见于《美术》、《鉴宝》、《美术报》、《中国书画报》、《山西日报》、《太原日报》、《生活晨报》、《都市》、《国际商报》、《艺术品鉴》等。


  著有《一闲集》、《国画家—张翔洲》、《太原春秋》、《山西地方戏曲精选》插图。(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