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西藏千年唐卡艺术的变与不变

  中新社拉萨11月30日电 题:西藏千年唐卡艺术的变与不变


  “如果唐卡内容只涉及宗教,那只是一种手艺,无法达到艺术的高度”。青年画家索朗次仁把西藏多彩文化视为创作的源泉,这两年他接连画了5幅“新唐卡”,对何为当代艺术感悟良多。


  传统唐卡是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画,1300多年前在雪域高原出现,虽在此后的传承中产生了多个画法流派,但历代画师都严格按照佛教造像度量经创作,内容多为宗教题材,极少关注现实生活,也使唐卡一直局限在手工艺领域。


  索朗次仁所说的“新唐卡”,源于两年前西藏自治区官方、美术界、民间唐卡画师共同推动的一次唐卡集体创新。当时,为了推动唐卡绘画创新,给唐卡绘画艺术注入现实主义元素,西藏启动了“百幅唐卡工程”,首期创作完成的100幅“新唐卡”将于藏博会期间于拉萨亮相。


  藏历新年在西藏是最隆重的节日,但历史上没有一副唐卡把它作为创作题材。索朗次仁使用唐卡传统绘画技法和颜料,创作了一副名为《你追我赶迎新年》的作品。画面中,农牧区民众穿着节日盛装,驾驶着拖拉机、摩托车,抱着购置的年货喜迎新年,节日里的喜悦跃然纸上。


  “今天的我,不重复昨天的我”,索朗次仁说,通过这次“新唐卡”创作,使自己从学院画派的单一手法转变为多元综合的创作方法,让他找到了当代艺术的切入点,“这是一种觉醒,艺术家需要在创作中不断改变,在不断改变中找到全新的自己”。


  当唐卡绘画艺术创新这一课题提出后,民间唐卡画师也跃跃欲试。昌都地区丁青县画师桑吉绘制传统唐卡有30年之久,门下有30多个学徒,获悉“新唐卡”创作消息后,带着弟子洛松旦巴不远千里赶到拉萨,多次找到美协工作人员表达参与的愿望。


  在创作过程中,师徒俩虽然从未接受过现代美术教育,但有多位资深画家的指导,数易其稿、潜心创作,终于完成了新唐卡《金色原野》。


  “西藏艺术从神本到人本的转变,起步比较晚,但这是发展的趋势”。西藏美术家协会顾问余友心说,通过“百幅唐卡工程”推动,西藏新唐卡在内容、艺术样式上实现了创新,同时也激发了唐卡画师的个性化创作。“新唐卡”在手法、材质方面广泛借鉴,但又不失唐卡本身元素。


  据介绍,西藏唐卡此番集体创新创作有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唯唐”,即坚持对唐卡传统的继承。西藏美术家协会主席韩书力说,每一副“新唐卡”必须有西藏传统四大流派(勉唐、钦则、嘎玛嘎赤、勉萨)之中的唐卡元素。


  “百幅唐卡工程”实现了传统唐卡绘画技艺与现代写实手法融为一体。西藏唐卡勉唐派画师代表、西藏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丹巴绕旦表示,首期“百幅唐卡工程”作品在传统唐卡绘画的基础上,融入了现代写实风格,这是一种大胆的创新,“这些作品成功了”。


  西藏书画院秘书长、百幅唐卡艺术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拉巴次仁表示,西藏唐卡艺术的创新之路还很长,首期“新唐卡”集聚了力量,然而唐卡画师们的思想解放,还要循序渐进不断推动。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