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书法家朱非先生的其人其艺


  朱非先生


  朱非,为人谦和,与人为善,他的作品浑厚端庄,苍劲有力。所以朱非老师的人品和书品留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朱非,1945年生于浙江绍兴,自幼笃好书法,手追心摹欧体近50载,间或学二王、赵孟頫,及赵之谦北碑和《曹全》《礼器》二隶。品读朱非老师书法作品《古越龙山碑》,其书以欧体为基,结构严谨、端庄伟岸、点画精到、清劲秀挺、刚柔相济、气势双生,一点一画自有刚健之美、清刚雅正之气。



  朱非作品《前汉书司马迁传》


  清代杨守敬在谈到书法时也说“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超轶绝伦者也。”可以说,较为全面的艺术素养,正是朱非书艺得以超凡脱俗的根本原因。朱非以书法为乐事,他说,书法作为个人爱好也罢,研究对象也罢,都是用勤奋去练习,用性情去经营;书法是艺术,要靠悟性去理解;书法是生活,要靠心态去滋润,不能浮躁,不能急功近利。不论宗哪一法,不论写哪一家,不论追求哪一种风格,都要把他写到家,写到极致,“直造古人不到处”。生活中,他是豁达常乐之人,他信守“吾道一以贯之”。看他整天临池不辍,寄情于笔墨纵横之中,又不顾一切地扑在名家古帖上追摩的样子,你就知道朱非书艺功夫的深浅了。



  朱非作品《岳阳楼记》


  从朱非老师出版的《斗门史说》、《斗门之谜》等多部文史作品,足见其文学涵养之丰富,地方史学研究之透彻。长期对文学之爱好、广泛之字外功夫,带给其儒雅之气质、高尚之情趣、深厚之文化底蕴、丰富之阅历及宽阔之胸襟。观朱非老师之书作,既有其个人风格及面貌,又有其深邃之内涵,浓郁“书卷之气”扑面而来,仿佛能够感受到其胸有成竹、挥洒自如之作书状,顿挫有致之挥笔。


  唐代张怀瑾在《书断》中说:“艺成而下,德成而上”。真正有品位的书法家必定注重德行的修养。纵观朱非的作品含蓄蕴藉,动静天然,不放纵、不迎合,不被物欲牵制,役笔而不役于笔。在那黑白流淌的笔画间可以看到他情感的流动,不疾不徐的用笔,不湿不燥的墨色,谨严稳重的结构,自然素雅的神韵,透露出作者的君子之风。



  朱非作品《金缨句》


  王羲之说“扬波腾气之势,足可迷人”。韵于声音是悦耳,于书法则是韵律的美感,就像刘熙载所说“高韵深情,坚质洁气,缺一不可以为书”。第三中和为美。这是指书法创作要达到人性美与自然美的和谐统一。在当今特别重要,要求书法家要克服那种浮躁的心态。书法易学难精,俗话讲:“字无百日功”,这是指技法的全面,是可以通过“勤奋”和“苦练”达到的。但她是一种外在的东西,即古语中讲的“毛”。而要达到“精”的地步,则必须提高素质,才能夯实书法艺术的基石。朱非对于荣辱毁誉,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对于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而言,真正的优美从来都是不张扬的。


  (本文作者王君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艺术网总编辑)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