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欠债”的书画家与谁说?


  遇到一个十多年没见面的朋友,不算太熟的那种,打招呼的时候他说:兄弟,你还欠我一幅画。


  我什么时候欠他一幅画啦?


  其实这样说我欠他们的画的人还真不少了,细数数得有三五十人。


  现在的人一见到书画家吧,就说别人欠他一幅字,欠他一幅画。有更牛的人,拉着你说你什么时候状态最好的时候给我画一幅。那神情,还不会要你的应酬之作,给他的还必须是经典之作。


  书画家们几十年如一日挑灯夜战,也不说为了艺术牺牲了多少其他爱好,至少得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吧。为你写字画画,还得倒贴纸和墨。你凭什么啊。


  云南有个画家就是牛,有些什么高官领导的秘书打电话给他要字,一接电话,开始还很客气,最后切入正题,说是领导喜欢他的画,想要一幅,让他写好了打电话给秘书去拿。那秘书话没说完,那画家毫不客气的说,不可能,要画可以,内部价8000。钱拿来,10天后给画。


  你别说,这一招还是灵的,那消息一传十,十传百,都说那画家是见钱眼开,不是人。据说到现在为止,都没一个敢去白要字的。


  基本上职业画家都是不送画的,一来说明我们极少极少的送画行为严重可贵,一来也说明花钱买我们画的人不是傻子,出于善良的止于善良,别让你的画家朋友因为朋友多,重情义而喝了西北风。


  索画者,古已有之,及今渐盛,人已不以为怪,反以不予画者为怪。世之咄咄怪事哉。索画者往往若无其事、大言不惭,每言必“此画送吾乎”,“此画吾喜爱尤甚”,“君尚欠吾精品一幅”,“吾之新居尚留墙待君之画耳”……其言下之语气如对自家物、自家仆般之意满志得、探禳取物、不容推却。作画者之不满与愤懑却无从表达、泄发。


  君曾听过有人对养猪者说“你养的猪要送我”吗?听过对耕田者说“你种的香米我很喜欢、秋天送我两担”吗?听过对造车者说“你还欠我宝马一辆“吗?听过对造房者说“我家数口之人正等着搬进你的房”吗?为何独独对作画者是白拿白要呢?


  索画者却说,我喜欢你的画、你就得高兴地让我喜欢、让我拿。呜呼,难道我喜欢女明星我就得让她高兴地让我摸一把么?对任何人的尊重、对任何人劳动的尊重应该是人际之首重,而非你喜欢而我并不喜欢的强迫症发作。


  作画者,世上之最可怜虫也,为得绘画之理想,经年累月,抛家弃子,熬更打夜,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耗资尽银,尚且未必有所正果,遇有豪抢强夺则无异于天灾人祸矣,已所不保,哪还有精力和毫银上孝父母、下育幼童,更何况回馈社会、发达文化呢?作画者,外人以为终不过一技术手艺耳,其哪知张张画作实为一段生命、一堆心血亦不为过。作画者之生命,画一张即少一曰,人不惜之、吾必自惜,人不重之、吾必自重。白索之画,人不以为贵反以为贱; 索画之人,自以为贵,而吾必贱之。


  作画者,不如富者之贵,不如官者之尊,不如商者之富,不如兵者之强,不如二代之狂。唯有一条冷板凳,十年寒窗天下知! 如此贫寒、势弱、孤单、无助之书生,汝等忍心么?


  汝等真的就忍心么?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