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也说小品画审美价值和功能特质


  通常认为:“小品”一词语出佛经,《般若经》的简本为小品,详本为大品。国画中的“小品”是较之大幅创作而言的相对概念,两者有形制尺寸之别,无贵贱高下之分。小品画尤其是写意小品多为古今画家、文人墨客的遣兴之作,以轻松性情之笔寄志抒怀,玩味闲情雅致。


  于观者言,珍赏把玩笔精墨妙的小品画一如饮酒赋诗、品茗听琴,皆是陶情冶性之雅事,这种审美愉悦是精神上的享受和满足。


  正是小品画的审美价值和功能特质,促成了从贵胄贤达到市井布衣诸多人的收藏意愿,然而,正是此功用招致了一些非议。有人认为,只有鸿篇巨制才能代表画家的水平和艺术高度,而小品画只是创作之余用来练笔、制造小情小趣的墨戏而已,甚至认为应该把它驱除出大雅之堂,大有柏拉图要将艺术驱逐出理想国的水火不容之势。其实,大创作有大创作”荒荒油云,寥寥长风”的雄浑,小品画有小品画“晴雪满汀、隔溪渔舟”的清奇,故绘制、欣赏大创作与小品画犹如鼓瑟吹笙,可各得其乐,箫声琴音各有韵致,谁也无法替代谁,因为艺术作品的高度境界与外在形式、尺幅大小确无关系。


  想必大家皆知宋画中的团扇画即是小品,而其绘画技法百代标呈,其艺术价值辉映千古;倪云林的《安处斋图》高不盈尺,寥寥几笔,却寒荒古淡,冰痕雪影,清气满纸,有“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之境,成一代逸品,其艺术价值亦无庸赘述。今人的许多创作从表象而言可谓“大品”,多形懈神散,几无可观之处。因此,把“小品”和“大品”武断地贴上平民、贵族的标签实无必要,评判作品高下的标准应让位于质量和价值。


  大创作与小品画其功用和地位是一体两面,应各得其所。不论它给出的是对人性、社会的反思,还是精神的愉悦,面对经典艺术我们均当表示应有的尊崇。显然,过分强调“大品”还是“小品”已失去实际意义,毕竟我们所追求的是文化艺术的品质和精神的高度。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