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揭秘高仿书画背后的现代工场


  在专业放大镜下面,喷绘的作品就很清楚地分辨出来了。


  10月21日至28日,大众传媒大厦四楼山东新闻美术馆举行《历代国宝级书画仿真品展销》。唐寅的山水、郑板桥的竹、齐白石的花草虾虫,一幅幅国宝级书画珍品陈列墙上,吸引人们驻足。观者不仅惊叹于这些高仿画作笔触、墨色的纤毫毕现,甚至连枯黄老宣纸上的点点霉斑看起来都很真实。


  不要以为这些高仿书画是古人临摹而来,这些都是通过高达11亿像素的设备扫描,然后由专业人员调色而来。在这些难辨真假的仿制品背后,是一个现代化的高仿工场。


  11亿像素的设备


  两分钟扫描一平米画作


  从朵云轩、荣宝斋的木版水印,到1996年日本二玄社的高仿作品轰动一时,再到近几年国内微喷打印设备的升级、普及,如今市面上流通的高仿书画越来越多,而且价格也不再高得离谱,离大众可谓越来越近。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后即便在博物馆里,年代久远的书画真迹恐怕也很少再与世人见面。因为展厅的湿度、温度、光照等条件不利于古字画保存,很多博物馆把真迹深藏于仓库,而特意制作高仿品进行展览。


  知道这一点后,一些爱好者可能会产生那么一点受骗的感觉,我们大老远跑过去,想感受一下千百年前的真迹,想不到看到的竟是假的。


  这里面确实有不得已的理由。古书画界有句说法:“纸寿千年,绢寿八百”,那些上千年的古书画实在承受不了氧化和持久的日光照射。在2011年上海举办的《故宫珍藏历代书画经典艺术大展》上,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单国强说:“这次展览的一些东西我也没看到过,包括北京故宫的,有些书画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就没有打开过,不敢展出。”


  连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都看不到,更何况普通百姓。如何满足爱好者对高水平书画名作的观赏需求?如何让精妙的古代书画不随着纸张的损毁而消亡?高保真度复制真迹成为文物收藏部门和文化产品商家的共同选择。


  山东美术出版社是此次《历代国宝级书画仿真品展销》的制作方。该社艺术品高仿真复制中心主任王立生说,山东美术出版社制作的很多高仿书画都是与山东省博物馆、济南市博物馆等合作的。


  在山东美术出版社,有两台单价200多万从德国购入的扫描设备。把书画放在扫描设备的平台上,扫描头在两分钟的时间里缓缓扫过面积约一平方米的画作,然后以11亿的像素对这幅作品进行数据化。


  一般来说,博物馆会选择重要书画来山东美术出版社进行数据化和复制,双方签订协议,协议中规定复制和对外发行的作品数量和双方利润分成。高清图片或者只由博物馆保存,或者由博物馆和出版社双方共同保存。双方共同保存的话,协议中会规定,如若数据泄漏,出版社应承担责任。


  这样,博物馆实现了对高危古书画作品的数据保存、备份,和出版社一起开发了高仿书画市场,满足了大众对古书画的欣赏需求。


  比设备更重要的


  是调色功夫


  除了合作,一些能够制作高仿书画的单位或者个人,还会向博物馆购买知名古书画数据。王立生说,山东美术出版社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等都购买过书画数据。因为其中很多数据制作于多年前,所以购买来的作品的清晰度,跟出版社用自己的高像素扫描机器制作的不能比。


  济南艺文轩国画高仿艺术中心是山东省最早一批制作高仿书画的工作室之一。艺文轩没有投巨资购买扫描设备,它制作高仿书画的高清晰数据来自社会上各个卖家,并非只有博物馆。该中心经理寒潮说,六年前,自己刚做高仿书画时,买几百幅书画的高清数据需要几十万,现在要便宜很多。


  在一些玩家看来,这几年市场上的高仿书画大大增多,价格也普遍下降。当年,二玄社带来的高仿书画神秘、高端的印象似乎已经被打破,但是在寒潮和王立生等制作者看来,市场上的高仿书画虽然很多,但不都是能打动行家的高水平作品,而他们瞄准的是懂行人的高端市场。“有外地画廊找到我谈生意,说到价格,我直接告诉他们,价格没法在电话里谈。”寒潮会让对方把其买的最好的高仿品拿来,一看就知道对方的眼光水准。


  王立生认为,山东美术出版社两百多万元的高像素扫描设备是个门槛,没有多少私人高仿制造者能拥有这个档次的扫描仪,自然不会拥有如此高质量的数据,做出的作品肯定有差距。另外,拥有专业的色彩管理人才,也是作品色彩高还原度的保证。


  从显示器落实到纸张上,同样的色调看起来可能不一样。为保证高仿书画的色彩与真迹完全一致,需要在喷绘时进行精细的色彩补偿和控制。这个细微调色需要的是专业眼光。“年代久远的书画,纸质要么泛黄、要么发灰,这个‘底色’也是喷出来的,需要精准的色彩把握。”王立生说。


  寒潮对自己的自信也在于此。他说,因为热爱古书画,自己从六年前开始做高仿,头三年只花钱不赚钱,磨练自己的调色管理能力,提高自己对不同纸张、墨色的把握能力。他曾为一幅作品的调色进行上百遍的试验,做出各种版本摆在面前仔细辨析,直到遇到能打动自己的那张,才敢开张售卖。


  有人会有疑问,不是说真迹深藏在博物馆仓库,几乎没人能见吗?只见过高清图片的高仿制作者,怎么能确定自己的作品和真迹颜色一致呢?寒潮说,靠的还是制作者对书画艺术的理解水平,是经验和感觉,而高仿品水准的判断靠的是行家的慧眼识珠。


  是高仿还是真迹


  放大镜下可见区别


  即便相信自己的高仿作品能够做到用肉眼难以分辨真假,但作为制作者,他们知道鉴别是真迹还是喷绘高仿的简单方式。


  首先如果不装裱,真迹与仿制品的纸质有明显区别。王立生拿出一张宣纸,又撕下一片印有高仿画作的纸递给记者。“高仿品用的是仿宣纸,很容易摸出来,它的背面附有一层膜,手感光滑,宣纸没有这种感觉。”但是这个方法在书画被装裱起来的时候就不适用了,你只能看到一面,不可能撕开画作去看背面。


  另外,当你拿着100倍的放大镜来看时,高仿书画喷绘所形成的墨点就能呈现,这种墨点即便很小,也是喷绘难以避免的,和毛笔画出来的肯定不一样。技术总是不断发展,寒潮说,现在已经有一种方式,通过对喷绘设备进行改装,让墨点在普通放大镜下遁形。


  除去这种硬区别,有些行家是靠经验和肉眼的方式来区别。把玩书画多年的发烧友张先生有自己的一套辨别方式,他觉得真书画有仿制品做不来的气韵、灵气,有立体感,墨色也有喷绘做不来的渗透感。但这些区别只存在于行家的眼里,没有长时间观察,就没有这种功力。“一幅画,半年前看,我可能看不出不好,看了半年之后才能看出它的假。”张先生说,鉴赏力的背后是时间的累积。


  有些规定和特殊要求是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用高仿品以假乱真。王立生说,有些博物馆在复制真迹时,往往要求他们把高仿品放大一厘米或者缩小一厘米。在一些欧洲国家,政府专门出台规定,对于一定级别以上的书画作品,在复制时要小一点。


  《鹊华秋色图》仿制品


  在济南卖得最好


  山东美术出版社和荣宝斋济南分店,高仿品的价格一般都要上千元。在荣宝斋,篇幅较大的书画作品,像范曾的《观音造像》,售价一万多。山东美术出版社黄慎的山水册页定价6800元。


  在荣宝斋济南分店,木版水印部负责人孙合滨介绍,卖得最好的高仿画作要数吴冠中的知名作品《双燕》。其原因可能是吴冠中的水墨作品并非完全传统中国画法,里面杂糅着西方油画的元素,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


  在山东美术出版社,王立生介绍,卖得最好的要数三五百块钱的小篇幅花鸟画,包括余樨的工笔花鸟和齐白石的花鸟图。“通俗易懂,价格便宜,三五百块,餐厅、客厅里挂一幅很合适。”


  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在两家都是热卖品。《鹊华秋色图》是国宝级古代名画,所绘风景正是济南当地的鹊山和华不注山,成为济南人馈赠爱好书画的外地朋友的首选之一。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收藏] 书画投资收藏中的六个技巧(图)

[收藏] 玩古字画重在“鉴考结合”

[收藏] 医生自家顶楼建书画展馆

[收藏] 家庭客厅挂画禁忌您需要知道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