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书画"裱件偷换"造假辨识

  从此次起,笔者要分四次来讲讲名家书画的“偷换”造假法及其辨识。“偷换”二字即常用成语“偷梁换柱”的字面缩写,比喻暗中玩弄手法,用假的代替真的。这与大家在市面上所见到的有关名家书画作品作伪把戏中的一类“施作理念”极为一致。因此,以“偷换”来称谓此种作伪,不但能较为准确地揭示并说明该种书画作伪的具体方式,而且还能对广大书画鉴藏者的书画真伪鉴别工作带来认识和实践的“警示”作用。


  从书画揭伪角度而论,“偷换”造假意指名家书画作品的作伪者利用书画作品创作、流通和典藏过程中的若干具有配套、约定俗成意义的书画原作的部分或整体,或连同于外围包装物,对作品原“构件”的部分内容(个别系全部)进行或“克隆”或“仿制”之后的“以假充真”置换术,使成品形成主要内容的部分有假(个别系全部有假)的客观状态,诱使书画鉴藏者因真而忽视假,以致不能正确识别该成品的客观属性。 


  书画“偷换”造假常见的有“裱件偷换”、“题跋偷换”、“扇面偷换”和“册页偷换”四种类型,此次先说“裱件偷换”。


  裱件是书画作品为了达到手感好、展示视觉完美的效果,同时也便于收藏、保管与观赏而形成的与具体书画作品幅式相匹配的包装“躯壳”,它就像人穿戴服饰衣帽的功用一样。裱件有多种类型的制式,被作为裱件中“偷换”的则以立轴制式的最为多见,其它如镜片、册页、手卷等幅式的则依次渐少些。主要原因是立轴幅式的裱件从里(展开)到外(收卷起来)的“相貌”都更便于突出“老书画”的包装特点,造假后的效果最好,最容易促使初入道者为裱件的“真实”所迷惑从而对书画内容不作深究。


  裱件中的“偷换”作伪缘由及具体操作手法大致是这样:凡是生成时间少则10来年,多则将近百年的书画裱件,基本上会有斑驳的水渍、霉点生成以及出现裱材褪色的现象。书画鉴藏界称这种有年头的裱件为“原装老裱”,它主要是指裱件外观呈现的陈旧感觉并让人习惯性地联想到货色的地道。现实中确实有许多眼力尚未过硬的收藏者只会“视裱件行事”胡乱购买书画。于是乎,有书画造假者就冲着裱件下手,他们千方百计地去收罗真实的“原装老裱”,书画家名气大或小倒不重要。拿到东西后他们就让装裱师傅在不损坏原裱件的前提下把书画原作从裱件中剥离,再以赝品嵌入,故以往有人称呼此造假手法为“套棺材”。也有作伪人是利用从旧裱件上“回收”的裱材,对赝品作“仿古”样态的装裱,待裱件成形后兼带加工一些折痕、水渍、霉点之类于成品画面与裱材之上,图的也是“旧模样”。近几年,艺术市场比较繁荣,许多书画装裱铺子暗地里也都接这种“活”,笔者在一些技艺稍好些的装裱工作坊中偶尔会看到上述那样的裱件成品在“加工”。


  款署弘一法师的图1书法成品,初看外表给人的印象似乎很“陈旧”。但只要近距离观察该成品中松懈显失严谨的笔线以及字形与章法组构的生硬唐突状态,内行人就一定不会相信那会是暑名者的真笔。在此,笔者要告诉大家辨识此类伪作的一个小窍门:当观者用手去触摸它时,如果整个裱件像布一样疲软无“硬”质,同时成品纸料与裱材的衔接处有壳起、毛边不平实的现象,那跑不掉就是属于“问题裱件”。真正的“原装老裱”不论多么陈旧,都应该是富有弹性,手感相对挺刮,纸与裱材的接缝处必是服帖而严整的。图2是近些天笔者在上海某拍卖行见到的一件系真实“原装老裱”的弘一法师真迹作品局部,只要大家多看它那么几眼,相信就能明白裱件的真伪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因此说,书画的真伪鉴定就像看人一样,千万不能只在乎其“穿着打扮”。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收藏] 玩古字画重在“鉴考结合”

[收藏] 医生自家顶楼建书画展馆

[收藏] 书画投资收藏中的六个技巧(图)

[收藏] 家庭客厅挂画禁忌您需要知道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