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高仿瓷器有市场 业内称潘家园98%是工艺品

  “北京的潘家园里98%都是现代工艺品了,原本是一个好市场啊。”古玩鉴赏家、北大资源学院客座教授曹洪面对记者的采访,显得很惋惜。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玩的人多,真东西少,这就是当今古玩市场的现状。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将文物当作投资保值的新手段,一旦入了他们的手再“流”出来就难了。这种现状也就催生了高仿行业的日益兴隆,买不到真的收藏,弄个高仿的也逐渐成了一些古玩爱好者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采访过程中,记者来到位于洛阳市老城区的建东路,高水旺家族的九朝文物复制品公司的门店就开在这条街上,名叫“唐宝斋”。进入店内,记者被面前眼花缭乱的唐三彩搞得应接不暇,店里仿品的布置由内到外分为新工艺品、普仿品、精仿品和高仿品,价格也由几十元到十几万不等。


  “这个牵马俑是店里单价最高的,价值15万。”一位店员说,“这些被搬空的非卖品大部分是出展了,也有个别是卖了的,但是太少了,因为非卖品都是工艺非常高超的高仿品,足以以假乱真,所以可以算是价值连城,很少有人买的。”


  记者发现,这里的每一件仿品都配有收藏证书,而且有与仿品大小相匹配的皮箱,档次可见一斑。就在这时,几乎与记者同时进店的一位客人不到5分钟就选走了一件价值2000多元的普仿唐三彩,“过年送人。”这位客人告诉记者。


  而对于仿制品的高单价和高销量,洛阳市文物复制品总公司的书记周海涛却并不感到意外,在他看来,工艺精湛的高仿品也是有收藏价值的,“真东西就那么少,只能买仿品啊,再说过个几十年一百年,价值也会水涨船高的,买仿品总比‘打眼’好,最起码没有被骗的感觉。”周海涛说。


  据周海涛介绍,现在洛阳市文物复制品总公司承接的仿制品生意不是很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帮博物馆进行文物修复工作,他对记者说:“其实文物修复也是需要很高的复制工艺的,这个工作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不应该给文物复制行业太大压力,这个手艺该传承下去,也应该允许用这些手艺挣钱,该管制的是那些利用这些人的手艺去骗钱的古董贩子。”


  专访北大资源学院客座教授曹洪:


  高仿也有高价的道理


  新报:现在的市场上还能淘到真东西吗?


  曹洪:像北京潘家园那样的古玩市场,现在肯定没戏了,一个市场里98%都是新工艺品,连高仿品都少。好东西都集中在收藏家手里了,而且现在大家都是投资保值,出手的少,要是有资本、图保险,就去各大拍卖场看看。


  新报:在您看来,高仿品有多大的艺术价值?


  曹洪:要是真的非常精湛的仿品,单价也是非常高的,因为要想仿得惟妙惟肖,从选材到工艺都必须是上乘的,所以造价也非常高,如果真品上千万元的话,那高级仿品甚至能有几十万元的单价,高仿也有高价的道理。


  新报:高仿品会不会扰乱了古玩市场?


  曹洪:古玩这个圈子考验的就是眼力,要是真真假假都明摆在那,乐趣也就没有了,也没什么门槛和水平高低可言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有人存心想骗你,如果你水平够高也不会上当,毕竟骗子也不是强买强卖的。


  新报:在古玩圈里怎么避免吃大亏呢?


  曹洪:其实在古玩圈里玩,如果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是早晚要栽跟头的,尤其是现在,市面上根本没有这么多真东西,刚开始买古玩时不妨先从普通的、单价不高的物件买起,一步步来。文/摄 见习记者 任博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收藏] 医生自家顶楼建书画展馆

[收藏] 玩古字画重在“鉴考结合”

[收藏] 书画投资收藏中的六个技巧(图)

[收藏] 家庭客厅挂画禁忌您需要知道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