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徐良杰国画山水移动版

主页 > 国画动态 >

[动态] 水墨乃乡情——中央美院刘军平博士作品展在天水开展


  出席嘉宾


  本网讯 2015年2月2日上午,“水墨乃乡情——中央美院刘军平博士作品展”在天水金龙大酒店隆重开展。这也是被人们称为学者型新水墨画家的中央美院天水藉博士刘军平首次在家乡天水举办作品展。浓郁而让人备感亲切的西部风情,由西部山水和风俗人物构筑的艺术画卷中似乎传递出作者的艺术感悟和对陇东地区雄浑、广袤、质朴生活的留恋和赤热情怀以及淡淡的乡愁。



  刘军平博士发言


  天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建强,市政协副主席白晓玲,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杜明富,市政协原主席、市书协主席王凤保,市政协原副主席王钦锡,省美协副主席张大刚,市政府副秘书长、市侨办主任张有信,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子洲,市文联主席王进文,《经济观察报》经济研究院院长焦新旺,天水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张玉壁,天水师范学院美术学院院长贾利珠等领导和社会各界嘉宾100多人参加了开展仪式。



  天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子洲致辞



  天水市文联主席王进文主持



  中国美协理事甘肃美协副主席张大刚致辞



  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给展览题词


  此次展览是中央美院天水籍刘军平博士在老家的第一次回乡展览,这次展览将展出水墨画61幅,书法作品10幅。这些作品是刘博士在中央美院学习以来的代表作,其主要体现了对故乡陇东风俗人情地貌的高度关注,他的绘画最大特点是将山水画与人物有机融合在一起,是当代学者型的新水墨画家,正如着名评论家清华大学美院的岛子教授评写到:“他的水墨兴味来自于厚重、广袤的西北山川大地,纵观其作品,多取材料于乡村风情与记忆:一则,山水;一则,风俗。他力图运用意象美学和表现主义来关照、重写西北画派惯常倾心的景物。旨在打通学理与画理,使理论与实验相互印证,相互促进,在学科门类的跨越中实现创造力的表现,在水墨当代性中确立自身的风格创新”。刘博士这批作品是以丝绸之路上的民俗风情为元素,采用现代构成与传统笔墨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创作,其中一些为写生作品,如社火、玉米地、安架房、梯田、羊群、骡马、椿树以及此地的乡亲们成为绘画的直接元素,通过这些来反映丝绸之路上独特的风土人情。



  着名评论家清华美院博导岛子序言


  这次展出的书法作品内容是书写杜甫在秦州的杂诗精选,与天水人情风俗地貌高度一致,\在似梦非梦的回望与观想中,作者童年以来的乡土记忆在这里也借画笔被转化成为一片片真实的关陇景色,从而被永久地定格在这纸卷之上,成为一段难以忘怀的故土思绪,尤其是最近创作作品也显示出作者淡淡的乡愁。



  天水市政协原副主席王钦锡、陕西兰环环境集团董事长李天举


  刘军平 ,1975年生于甘肃天水,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画家兼美术批评家,师从王宏建、潘公凯、邱振中、岛子、陈平、崔晓东、姜宝林等先生。着有《众里寻美》《形态语意》《艺术与大众》,在《读书》《文艺研究》《美术研究》《美术观察》《兰州大学学报》《美术与设计》等国家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作品40多篇(幅);先后、获得中央美术学院优秀博士毕业论文奖、参加“亚洲生活手势”(台湾)等展览等共计30多次。



  刘军平作品《吉祥之年》



  刘军平作品《陇上吉祥图》


  水墨乃乡愁


  文/岛 子


  刘军平是学有所成的艺术史论学者,近年来他着力于水墨画创作,旨在打通学理与画理,使理论与实验相互印证,相互促进,在学科门类的跨越中实现创造力的表现,在水墨当代性中确立自身的风格创新。


  他的水墨兴味来自于厚重、广袤的西北山川大地,纵观其作品,多取材料于乡村风情与记忆:一则,山水;一则,风俗。他力图运用意象美学和表现主义来关照、重写西北画派惯常倾心的景物。


  山水笔法,多用短线皴法,取法黄宾虹的“乱柴皴”。如同法国后印象派大师塞尚将静物、山峦抽象为几何形体,此为形式自律立法。刘军平的山水画,同样倚重水墨形式感----把对客观物象的再现转化为短线皴自身,渴求线条的自足。画家以一种中西融合的现代语言叙述方式,结构画面。他善于使用淡墨渲染,呈现天高地远,空旷而寂然的意境。他的笔墨并不完全舍弃自然的有机再现,以便在自然的有机再现与非自然的抽象之间寻找意象的诗意表现,寄寓心性与乡愁。


  广袤的黄土塬、隐现出荒凉的古村落,山陌之中聚集着村妇顽童、庙会社火、杂技秧歌,粗犷不羁的皮鼓唢呐悠然回荡。画家通过经验、记忆的提纯,成为笔下一幅幅生趣盎然、稚拙天真的水墨图景。在一系列风俗气息浓郁的水墨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到黄土高原民间遗存的传统仪式因素:社火、庙会、婚丧嫁娶、戏曲脸谱、皮影剪纸等等。诚然,对画家而言,这种种远逝的乡村生活记忆,不只是个体置身支离破碎的现代都市的身份焦虑,而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唤起,一种遥远而切己的天地境界的怀想。


  社会现代性的负面机制导致人人沦为被抛家园的浪子,既生活在别处又无所依归。在出走与返魅的张力中,存在的经验与超越的形象叠加、移位。如此,生成了荒诞的生态镜像,甚至带有魔幻现实主义的浓厚色彩。这一系列作品可以看作是视觉无意识语言的再现:破碎的城墙浮现出兽象头颅、传统山水图景被黑框区隔、裸体女人身体写满文字……观者不难发现,画家对布鲁盖尔、蒙德里安、毕加索、达利、马蒂斯、塞尚等西方大师的截取与贯通。更重要是,画家将种种西方图像形式与中国文人艺术的对接,如已故水墨大家张仃所言,“城隍庙加毕加索”----剪纸、皮影、戏剧脸谱等传统文化要素,在此成为一种生命哲学的本体所思与表征。当水墨成为乡愁的独特载体,也就意味着画家在此精神性载体中确立了主体意识。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d12mmf)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